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088 比死还要怕

作者:不吃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转过去了,在她面前稍稍弯下腰,适应她的身高。
    林长安扬起手,作势要打过去,在距离他最近的位置停了,抓住了他面具的固定点。
    顾砚白反应更快,按住了她的手,轻轻摇头,“深深,不行。”
    “你不是说不还手吗?你还是动手了。”
    “前提是你真舍得打。”他才不信,直起身坐在她旁边,慢条斯理的套上手套,把龙虾推到面前,认真的剥。
    “你都舍得让我忘了你,还有什么好舍不得的。”
    “深深”
    她打断了他,“如果我真的喜欢上霍执了,你会害怕吗?”
    “嗯,比死还要怕。”只要不是霍执,是谁他都有把握,可就因为他是霍执,所以他害怕。
    他的回答,出乎了她的预料。
    顾砚白是何许人也,温州第一大家顾家太子爷,地位煊赫的天之骄子,在枪林弹雨中游刃有余的他,竟也会因她恐惧。
    该说是幸还是不幸呢?
    是不幸吧,她终成为了他的软肋。
    “你赢了,跟他在一起,看到的都是你的影子,所以你现在,开心吗?”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压低声音,听起来带刺。
    “开心。”他笑了,眼底有星辰,褶褶发亮。
    林长安从未见过如此精致漂亮的眼睛,仿佛与生俱来就带着让人魂牵萦绕的力量,震人心魄。
    看着这样的他,林长安心里愈发坚定了要存钱带他做手术的决心。
    那么好看的眼睛,她总觉得,在哪见过,可是她见过蓝眼睛的人,只有他一个
    直到,她在和殷徐对戏的时候,看到了男二,顾严。
    他们的眼睛,虽然不同颜色,但极为相似,高矮胖瘦基本一致,就是气质不同,一个是优雅型,一个是妖媚型,两者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顾砚白的右手小指有一道疤,顾严的却没有。
    “李知安,你发什么呆呢?”轻松的语气,带着淡淡的笑意。
    是男主演,殷徐。
    为了更好的融入角色,他们经常以戏里的名字相称。
    “抱歉,走神了。”
    “嗯,顾严的确长得很惊艳,娱乐圈的长得好看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像他这样的,迄今为止只有他一个,我觉得,他会是一颗闪闪发亮的新星。”
    新星吗?
    或许不止吧。
    这种颜值,撼动的可不只是娱乐圈,“前辈,顾严之前有拍过戏吗?”她想看看。
    “没有,他是巅峰娱乐的新人,直接就面试了袁因肆的角色,怎么了?对他有意思?”
    “前辈你可别开玩笑,我有男朋友的。”
    “抱歉。”
    “没事。”别人是直接口无遮拦的指明顾砚白的颜,但她知道,殷徐不会这样,一直以来,他都在守住本心,低开低走,而且当年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或许他早就已经火遍大江南北了,又何必来接一个女主还是没有任何经验的新人的戏。但他从来不怨,在逆境中自然生长。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世态炎凉的圈子,这种淡然,变得难能可贵。
    顾严这个人性子挺冷的,好像不爱说话,就一个人在一个地方,除了导演,其他人跟他说话都是爱答不理的状态,懒懒散散,好像提不起兴趣的样子,更多时间是在看手机。
    男二这个角色其实挺冲突的,一边憎恨李知安杀了他的父亲,一边又替她还了欠下的高利贷,但这样,李知安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以她的能力,即使不分昼夜的工作也不可能在五年之内或者更久还清他的钱。
    而男二呢还是个心理变态,自己过不好,也不会让别人好过隔天差五就去李知安的出租屋里对她拳打脚踢。
    这部戏是治愈悬疑片,前期的故事情节一片灰暗,环境也是十分接近现实,无比恶劣。
    大部分时间是在晚上拍摄。
    林长安之前都是跟几个重要的群演与男主拍对场戏,她记得,和顾严拍第一场戏的时候,她紧张了,不在状态。
    这场戏的内容是在天黑之后,袁因肆打李知安的片段,因为追求真实性,所以是真的打,伤口是化上去的,红色的血也是假的。
    “预备,开拍。”导演喊了开始,各部门准备就绪,扮演李知安的林长安一身灰色服装面无表情的出现,她很瘦,好像与黑夜融为一体。
    李知安从口袋拿出钥匙,准备开门,钥匙还未插进锁孔,门却开了。
    屋子里,只有一个七旬老太太,她卧病在床是站不起来的。
    昏暗的光线倒映出一张阴暗到极致的脸庞,他勾着唇,像来自地狱深处的恶魔。
    “李知安,别来无恙。”
    语调清晰平和,却让人不寒而栗。
    这跟剧本的不一样啊——
    李知安步步后退,眼神未变,坚韧不拔,就在她做出反应想要逃时,一只手拽住了她,把她往回拖。
    “咔!”导演喊停,“知安啊,你的表情太僵了,在剧里,李知安是把袁因肆当哥哥的,或多或少有感情存在,中场休息调整一下。”
    “好。”
    顾严松开了林长安的手,“第一次演戏?”
    “嗯。”
    “那你应该知道一会你会被我打吧!”
    “知道。”因为知道,才会紧张。
    “娱乐圈没你想象中那么好,如果坚持不下去就尽早退出。”他的嗓音,又磁又冷。
    “那要让你失望了,我不会退出。”
    然而事实证明,林长安一看到顾严那张脸,整个人都是懵的,完全不能集中注意力,状态很差。
    一晚上,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为这一场戏负重奔波,前前后后一共拍了四十七场,全部都被out。
    原因都是出自林长安。
    “咔,收工。”
    之前林长安表现一直很好,但唯独这场戏被淘汰多次,余苏蔺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跟导演协商了好几次,今晚只能暂停,明晚再继续。
    “安安,没事吧。”
    伤口和血都是假的,但却是真的打,林长安的脖子都被掐红了,手腕因为在地面多次摩擦而导致破皮,沾了泥土,与血混合在一起。
    刚才林长安太执着想要演好,以至于忘记了伤口,余苏蔺一看,心疼的不行。
    “没事,回去处理一下就行。”
    “我去问问有没有医疗箱暂时清理一下伤口。”
    “嗯。”
    除了导演要赶回去睡觉之外,其他工作人员还是很理解林长安的,给她加油鼓励,并没有因为她拖累了拍摄进度而感到生气。
    可越是如此,林长安就越愧疚。
    余苏蔺去买药了,林长安回到酒店房间,没有输入密码,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