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十章 剑法

作者:板斧战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老头长相倒也不寒碜,也是三缕美须,面如冠玉,风度翩翩,气质出尘的老帅哥。身着紫绶仙衣,手里搭着把拂尘,颇有几分世外天仙的风姿。大概修行之士除开那种走火入魔的,相貌都不太差。
    而且他能带人飞天,修为肯定比茯苓翘屁股小娇娘要高,但飞起来大风拂面,一点都不稳当,虽然虹光满天声势浩大,但速度却差了一筹,大概境界和望舒大白腿仙子比还是比不上的。
    于是这么上上下下的一合计,李凡也有数了,约莫是个金丹级的法师。
    “不知仙长……”
    “下去。”帅老头也没飞多远,带着李凡往南边竹山老林里去了七八里地,便按下遁光朝一片竹林里落下。
    他双足落在竹叶上站定,把李凡也往旁边竹稍上一放。可刚一松手,李凡就‘妈诶!’一声踩断竹枝插点坠下地去,把老头也惊了一下,“御气啊你这笨蛋!”
    御个毛气啊!老子不会!
    然后剑意又流动起来,在李凡左足疏导指点了一条经脉,李凡立刻了解了,依例运气,自肾贯脊,出腘内廉,出于然谷而斜走足心,把一口道息从左脚小指下放出去,真炁与脚下的竹稍连成一体,李凡也如额外生出的竹叶似的,金鸡独立得站在枝头,随风而动,上下起伏。
    “咦?独走足少阴肾逆经?这资质可以呀……”帅老头在旁边看着,暗自沉吟了一下,倒也没多过问,“你这童子,吃的汤水太多,经脉还未练到筑基的时候,恐怕有真炁滥行之厄,我带你来泻泻火。”
    哦?怎么个泻法?洗头泡脚还是怎么的?
    老头指指下边林子里道,“你看到林子底下那群雷猴了么。”
    李凡望了一眼,一群猩猩狒狒似的‘猴子’,个个体大如牛,青毛赤发,铁鬃倒竖,头上有三目三角,眉心长着一颗紫电闪闪的晶石,红黑色的犄角间,电光闪耀,雷声阵阵,最吸引人目光的是猴子似的粉白色大屁股,一合一合的。
    李凡咽了口唾沫,艰难得道,“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有甚么应该不应该的,”老头莫名其妙的,“你体内炁息暴走,自己不憋得慌么,下去把这群雷猴打杀了。”
    “啊?这……”李凡松了口气,可还是有点犹豫,“它们世居于此,就在那坐着吃笋也没害人,我突然冲过去杀猴子,不大好吧?”
    “哼,甚么世居,以前我派买来这些雷猴,就是养着采摘它们的雷灵晶,顺带给练气期弟子练手的。只不过现在都蹲在那喝汤了,这群猴子没了制约越发无法无天,常常偷吃宗门里的丹药道植,灵禽宝兽,已经成了祸害。
    你只管下去打杀,那些雷灵晶也算是稀有的灵材,可以炼丹制器,就算你用不着,也可以拿出去交易,或者献给宗门作贡献。
    不用担心,有我在这里看着,猴王不敢露面报复你的。只管去。”
    兴许说的烦了,帅老头直接一手按到李凡肩上一推,一阵清风拂背就把他从树梢卷下来,轻飘飘落在底下林子里猴群面前。
    “吼吼?”雷猴们扭头看着李凡。
    李凡咽了口唾沫,扭头看看,竹林里枝叶茂密练成一片,好像一片翠天,根本看不到金丹老头的影子,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旁边守着。
    这咋办?他李凡与人为善,可从来没和猴子打过架啊,更何况这哪是猴啊,一个个铁臂熊腰,肱二头肌暴走,简直和金刚似的……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汤喝的太多了,拿这些猴泻泻火也好,正好练练剑法,还能扩展经脉,不亏。’
    哦,不亏……个鬼啊!而且他会个毛的剑法!?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剑诀掐住少冲,用归尘剑炁,息走右手少阴心逆经,跟着剑意御剑即可’
    少阴心……
    ‘就是昨晚最先打通的那条脉,张嘴。’
    哦哦哦……啊?
    李凡一愣,就感觉喉头一凉,只见嘴里喷出一道闪烁的白光,如一点冰星白芒,在面前闪闪烁烁,忽左忽右,竟是玄天剑意自己钻出来了!
    李凡反应过来,把右手掐了个剑诀,即把无名指小指弯曲,用拇指扣住,食中二指并拢伸直,把体内转化的归尘真炁烙成剑观,手朝着玄天剑意一点。
    “哧”得一声,就有道三尺长的青冥气剑自掌中喷出,顺着食指的引导直追着玄天剑意戳出去,而气剑的剑茎,则隐隐有一条气丝在少冲穴被扣住,试着牵拉拨引,居然能随心所欲操纵剑气盘旋回转。
    而那剑气近到玄天剑意近前丈许,李凡居然感觉到明显的气机牵引,仿佛被人手把手引导着剑路去势似的!
    于是李凡立刻知道,是玄天剑意在传授自己剑招,便抖擞精神,追着白光剑影,掐诀御剑,把那道归尘剑气左边一刺,右边一拐,往上一戳,朝里一绕,须臾间光影,便嗖嗖嗖嗖得从猴群中左右穿梭而过,大概飞掠了三四个弹指,才把剑气耗尽。
    再回头一看,林子里十二头猴子,六大六小,脑袋已经一个个滴溜溜得掉落下来,血葫芦似得滚了一地。
    呕……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一点。’
    瓦特法克……宿主你这个系统评分是甚么标准啊!到底是不是按照老子心情来的?真的没问题吗?
    “咦?这手剑术很俊呐!你是哪个真人调教出来的?”一扭头老帅哥已经出现在身后,一副被震撼了三观的模样。
    通常竹山教的练气修士,都是把剑气扔出去直刺硬怼,当弓矢标枪似得使唤,原以为以雷猴的皮毛,就算这小子用了归尘剑气克制,也要三两剑才能刺杀一个,还得丢得够准才行。
    可真是想不到,他居然以高超御剑法门取巧,只以剑锋割喉刺穴,不仅省却了大半剑力,剑气也提炼得颇为精粹,把一窝子猴头割下来好一会儿才消散,确实是深得竹山基础剑气的精髓了。
    “小子跟着望舒仙子修行……”李凡谨慎得说道,一边流着冷汗,瞥到玄天剑意所化的白光回来,还悄咪咪得绕着老头脖子转了一圈,然后才晃晃悠悠钻回李凡袖子里。
    好吧,老头居然全无反应,看来金丹期的修士并无法‘观’到剑意的存在。
    “望舒?居然是那个妖物……可她的童子不是被……哦,这么说你是新来的,想不到她居然如此精通剑法么……”老头点着头想了想,又按了一下李凡的肩膀,“不过我是带你来泄气的,你的剑法如此精妙,这么杀也泻不掉多少吧,不要用剑术了,换个别的。”
    “啊?可我不会别的了啊……”李凡一摊手。
    老头好似误会了,颔首道,“恩,看得出你一身功夫,精力都用来精炼剑技了,这样正好,我传你一手剑法吧。这剑法,就是以剑气驱动的法术,消耗极大,但也威力惊人。”
    ‘剑意表示,呵呵,竹山能有什么剑法,垃圾。’
    “此法是当年北辰剑宗流传出来的,你或许没听过名字,这门派当年都是盖世无双的剑仙,可惜后来被幽泉所灭,剑宗的秘法也散落天下了……”
    哎呦喂你快别说了,给剑意逼急了,等会儿李凡又压制不住他的麒麟臂了……
    ‘玄天剑意表示,让他说,我北辰剑宗只收精才绝世,剑心通明的天纵奇才,秘传剑法是那么容易能学的会的,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号称得我北辰剑宗真传了,老子倒要看看他能教个什么玩意。’
    然后帅老头把拂尘换到左手拿着,右手捏起仙袍收成一个口袋,把手臂螺旋似得一卷,“乾坤飞龙剑!”
    ‘玄天剑意说,卧槽。’
    李凡,“……”
    只见帅老头从袖子里,甩手一掌,挥出一道龙卷,黑白双色气旋浇在一起,如双龙戏珠,蒸腾暴走,轰——得一扫而过,把整片竹林卷成碎粉,万千竹片碎叶偏偏而落,像是下了一阵瓢泼大雨,剑岚风暴卷过的路径,好像被钻头绞开了似的,只留下一片一丈宽,五丈长的深痕。
    这还是老头收了手,只是作个示范就把剑诀掐了,任由剑气狂突猛进,自行扩散消逝了。
    “我这是用两道剑炁绞的,如果你驾驭得过来,还可以四四八八得往上倍增,威力何止翻倍。于近身剑法中,这一招的威力也是数一数二的,要在以手太阴肺经,并手太阳小肠经同时出剑,出招时候谨记,‘气息万用,心无二致,乾坤互斥,阴阳相合,无极无妄,若即若离’的心诀,就可以使出其精妙来了。”
    这老头大概真以为李凡是什么潜心修剑的,就随口点拨了两句就要他自己去试了……
    剑意,你翻译翻译?
    玄天剑意一时不做声,就在李凡右手两条经脉各走了一遍。
    看来剑意又又又被打击到无语了,得,就别拆它台了。
    反正两条经脉都感觉到了,于是李凡就先自己试了一下,学着老头的样子甩手,把两道剑气同时从右手打出来。
    他用的还是归尘剑气,但打出来的却不再是青色,反而成了黑白两色,且气息甚弱,仿佛扔出来一黑一白两条泥鳅,搅在一起打了个滚,卷成条麻花,飞出去五尺就消失了。
    李凡尴尬,怎么放大招还是得把名字喊出来,威力会大一点吗?
    帅老头倒是不介意,还连连颔首,“资质确实不错,上手就成功了,这招也没什么秘诀,唯在勤修苦练,等你使得手巧自然有所感应,到时候气耗得也该差不多了。
    以后记得多多练习,说不定哪天能救你命的。”
    啊?就这?这就教完了?真的假的啊……
    ‘玄天剑意表示,乾坤飞龙剑乃北辰剑宗上乘剑法,进阶剑法门槛,气势更猛的杀招不及其灵活多变,千变万化的剑招不及其威力无穷。
    这老头讲的心法并无差池,是正宗的口诀,宿主可以放心潜修此招。’
    懂了,综合性能得分最高嘛,那就练这个了,反正就是甩袖子嘛……
    一回头帅老头又神出鬼没得不知道到躲哪里去了。
    李凡也就耸耸肩,用不远处雷猴的尸体作靶子开始瞄准练习。
    就像刚才说的,这招也没什么精妙,就是内景炁海里出炁的时候有点变化,要从两肺三焦过一过,把一股炁分出两道,分别从太阴太阳两脉同时打出来。要分配得一模一样,不多不少,速度也得相同一致,确实很有挑战性。
    而且这剑气打出去的时候,还是螺旋前进的,又不能掐剑诀指引,也不大好引导双气的路径,黑白双气绞得太近会泯灭,离得太远会打飞,撞到一起还会爆,而且飞得越远,剑气越重也越不好操作。确实是需要熟能生巧,长期练习才能掌握精通的招式。
    而且右手甩了一阵膀子发酸,李凡发现左手居然也可以一样的,把乾坤飞龙剑气甩出来发招。自己也理解了剑意所说的灵活多变是个什么意思了,于是左手右手抡着来,双掌交替翻飞出招。
    一直练了大半天,到把充斥经脉的真炁打空的时候,他已经可以在十步开外,一招飞龙剑在雷猴屁股上绞个血洞了。
    “清月,原来你在这……”望舒真人不知何时落到他身边,扬起眉毛看看那边一群被斩首,死状惨烈无比的雷猴,“恩……你如果有什么压力,可以和我说啊……”
    ……老子不是心理有问题!只是那个颜色,那个形状,那个中心,正好可以当靶子瞄……唉,算了不提了……
    “呃,仙子,小子吃太多了,消化不畅在这练习一下……”
    此时帅老头也出来稽首,“上师,在下照看不周,叫令童子吃了五碗仙汤,为免有碍他经脉修为,便自作主张带出来,清扫林子里的雷猴泄气,不曾知会真人,失礼了。”
    “哦呵呵,难怪闻上去就香喷喷的,张法师真是客气了。其实大可不必的,我帮他调理调理也就是了。”望舒真人也舔着嘴角咯咯直笑。笑得张法师和李凡一起低眉垂目,噤若寒蝉。
    “有劳法师你照看了,清月跟我来吧,可把茯苓急坏了。”
    她随意点点头,就作告别,牵着李凡飞天。
    李凡瞥眼看到张法师冲自己隐晦得摇摇头,但定睛一看,仿佛又只是肃穆得躬身行礼,心里若有所思,也不出声,就搂着望舒真人的大腿跟着飞遁而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