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上古门派看不上?

作者:特价糖醋排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段誉自然是跟着慕容复屁股后面了。王语嫣也是无语,她话里话外都说了自己有心上人。可是段誉就是不愿意离开。他的身后是大理段氏!更是有一个神鬼莫测的林阎罗!这让众人都不好说重话。可是不说重话这小子就跟听不懂一样,就差贴在王语嫣身边了!兼职就像一张狗皮膏药!
    王语嫣生怕慕容复误会,可是慕容复此刻也是心情复杂。是否用表妹来换取大理段氏的支持?虽然林尹不看好他的未来。但是如果他做出了成绩,林尹未必不会另眼相看!想通此处,慕容复没在阻止段誉跟随,既然要去擂鼓山,那就一起吧。
    有了慕容复的默认,众人也不好在说段誉什么。于是这个官二代大摇大摆的挥舞起锄头!
    看到慕容复默认,最心痛的人是谁?当然是王语嫣了。她对表格一片痴心,可是为何表格会默认段誉如此跟随?她王语嫣不傻,虽然没有习武,但是也常常看些书。这就是默认段誉对自己的追求了,为什么?为了换取大理段氏对他慕容复复兴燕国的支持!
    为了他的大业,果断放弃了自己对他的爱意。王语嫣心痛如刀搅!她不怪段誉,表哥能这次默认段誉,自然能在以后默认别人。对表哥来说,她自己不过是一个好看的筹码。为他完成大业而牺牲的一个筹码
    段誉看到王语嫣心痛的样子,兼职比自己还慌!上蹿下跳,百般讨好!哪里有一个小王爷的样子?简直不把自己当个人了!相比之下谁对自己是真心的好?她王语嫣如何看不出来!?只是现在的她还在心痛,心痛慕容复表哥如此简单就把自己对他的一片痴心付之东流。
    王语嫣对段誉如此讨好终于改变了态度,她也终于能和段誉正常相处了。这一次不在带着厌恶,而是像朋友一样可以说两句话。
    这样的改变让段誉欣喜若狂!一颗心简直成全部挂在了王语嫣的身上!别人说他什么?他哪里会在意?随便说!不要客气!幸福的小男人从来都不在意外面的世界。
    这还仅仅是做朋友,就让他如此癫狂。要是王语嫣答应嫁给他,他还不上天!?
    就这样,慕容复一行人来到了擂鼓山。
    这次前来赴会的,除了慕容复,还有不少青年才俊。就连曾经大理段氏的段延庆,当今的四大恶人也来了。段延庆投靠了西夏,更是在西夏一品堂中任职。原本段延庆是不打算来的,可是神秘的厚礼让他也动了心思。这才前来一会!
    苏星河在中间的石台上摆出了珍珑棋局!大家打眼一看,棋局好似黑字必死无疑。但是又存在了很多活扣!仔细观看下来,黑字哪里是必死无疑!根本就是白字毫无生机可言啊!
    苏星河坐在黑字处,抬手道:“不知哪位才俊愿意赐教。”苏星河一说话,众人全都傻了!聋哑老人居然说话了!
    丁春秋恼怒:“苏星河,当初你服下毒药,我这才放过你。如今你居然还敢说话!?”
    苏星河也不恼怒,他早已得林尹受意,这才开口道:“丁春秋,今日不是你我计较恩怨的时候。我摆下珍珑棋局,就是为了破解恩师留下的此局。今日之后,你我恩怨在来了断。”
    丁春秋眼神飘忽,没有在说什么。苏星河为何如此硬气?他没摸清楚以前不打算出手。逍遥派别人不知,他还不清楚吗?他不过学会点皮毛,就敢在江湖上大喘气。如果真有了什么手段,他还是要先了解一下在说。
    擂鼓山上,段誉为了在王语嫣面前表现自己,率先下场与苏星河对弈。段誉长的俊秀,为人更是直率,这让苏星河也很满意。可惜仅仅走了十几步,他便陷入了棋局的幻境之中!
    好在有六脉神剑护体,段誉很快便清醒了过来。此刻的他已经是满头大汗!知道自己差点走火入魔,他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段誉不才,还无法看破此局奥妙。”躬身行礼的他没有丝毫遗憾。
    王语嫣一开始也为段誉担心,看到他能如此快的清醒过来,王语嫣才发现自己是暗中送了口气。唉,她的心中又哪里不知。如此对自己讨好之人,她又如何会不在意?
    段誉退了下来,慕容复走上石台。刚才段誉下的几棋他认为还有更好的解法。于是自信上前讨教。
    慕容复确实比段誉厉害,连下二十几步后也停了下来!此刻他的眼中,哪里还有什么棋子!?双方兵马交错,他的大军已经陷入了全面被动!全军覆没就在当下!
    慕容复心神大乱!此刻的他哪里还肯放手?正要拼死一搏时,苏星河轻轻的一句话把他拉回了现实中。“慕容公子,你还好吗?”
    慕容复此刻双眼瞪圆,冷汗早已浸湿了他的全身。从环境中走出的他此刻还心有余悸。缓缓调整自己的心态。
    慕容复和段誉的棋力算是非常高超的了。他们二人连续折戟,也让不少人自动放弃了。
    唯有一人坐着轮椅缓缓上前,段延庆!
    苏星河无奈,两个人中龙凤之姿的人呐。
    段延庆上前讨教,苏星河自然不能表露出不可,不然他就暴露了。(你年纪这么大了,还来抢逍遥派继承人的位子?)
    段延庆的棋力果然还在慕容复之上!他下到接近三十步才停了下来。棋盘上的厮杀声覆盖了他的神智!苏星河并没有第一时间叫醒段延庆,因为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那些才俊就算了,这段延庆可是四大恶人之首!
    如果死在棋局之上,那也算是为名除害了!
    就在段延庆越陷越深!直到最后再也无法控制的时候,他突然出手自尽!珍珑棋局越是投入,越容易陷入棋局的幻术中。棋力越高之人,也越容易被幻术所控!
    看到段延庆要自尽,虚竹终于忍不住出来阻止了。“下棋就下棋,你干嘛要自杀啊?”
    简简单单一句话,确是惊醒了段延庆!他的手距离自己的太阳穴不足半分!只需晚醒半分,他便会一拳打中自己的太阳穴!到时候,神仙难救!
    惊醒的段延庆微微对着叫醒自己的小和尚躬身行礼:“今日救命之恩,我段延庆记住了。他日有事,尽管来西夏一品堂找我段延庆!”
    他没有在看棋局,这盘棋差点要了他的命。真的是让他心惊不已!
    苏星河很不高兴,差点段延庆这恶人就要自尽枭首。偏偏这小和尚坏了他的好事。这才出口道:“大师刚才开口,是否对这珍珑棋局有所感悟?不如上来讨教一番?”
    苏星河是真没拿这个小沙弥当回事!人长得丑就算了,还傻傻的。
    虚竹哪里听的出苏星河的不满,他还真以为是让他上去下棋呢。不情不愿的走了上去。他出门时,众师兄告诉过他,他出门就是代表的少林寺。万万不可损了少林寺的威严!
    这才有了这一幕。明明不会下棋的他,也万般不愿的走上了棋桌。不能说自己不会下棋,更不能损了少林寺的威严。这就是他心中的想法。反正前面几人都输了,他随便下几棋就认输,这样也不会损了少林寺的威严。
    拿起白字,虚竹直接放在了一处空处!观战的众人全都愣住了!这是啥意思?上来直接把自己一处白棋给填死了?你会不会下棋啊?
    苏星河也是大皱眉头。他还从来都没见过如此下棋之人。上来就杀掉自己一片子,这是要认输?突然,苏星河好似看到了什么!
    不对!白字这一片子死后,出现了活路!
    众人原本都是埋怨这小和尚不会下棋,确不想仅仅一步之后,白子真的出现了生机!
    虚竹是不会下棋,但是基本的规则还是知道的。方丈喜欢下棋,他们有时也会跟着摆几局。一步走后,看到那里能下子,他就在哪里下子。结果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棋局上的局面大变!
    原本陷入死地的白字居然活了过来!
    苏星河看着虚竹那又丑又傻的模样,即是高兴又是遗憾的起身。“这位小师父,不知如何称呼?”
    虚竹赶紧起身行礼道:“不敢前辈相问,晚辈虚竹刚才不过是乱下几棋。还望前辈莫要见怪。”
    看到前辈起身询问,虚竹还以为自己乱下几棋把人家惹恼了!赶紧起身道歉!
    苏星河愣住了,所有人都愣住了!乱下几棋!?你乱下几棋就破掉了珍珑棋局!?你是不是对“乱下”有什么误会?
    苏星河不敢确定,再此询问:“乱下几棋?”
    虚竹不敢否认,只能实话实说:“因为看到那个人要自杀,这才出生阻止。不敢隐瞒前辈,晚辈真的不会下棋。平时也只是摆上几局觉得好玩,确从来没有深究过。”
    苏星河不想说话了,这是天意啊。真的是天意啊!和林尹前辈说的一样!天意不可违!既然不可违背,自己和师父只能假死了。“小师父,我既然摆下珍珑棋局,也说有厚礼相送。还请你随我前来。”
    林尹此刻已经出了山洞。擂鼓山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看到苏星河领着虚竹进了后屋,丁春秋不愿意了!“苏星河!不管什么厚礼,今天你都要死在这擂鼓山之上!当初的约定,你敢在口人言,自尽于擂鼓山上!”
    苏星河没有反对,也没有承认。他始终注意着丁春秋,发现丁春秋已经对自己下了毒。三笑逍遥散吗?解药他早已服下了,可是他依然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
    丁春秋看到这一幕,也放心了。他没有继续挑衅,而是在等,等着苏星河暴毙而亡!
    上面的情况很和谐了,大家都忍住了一时的冲动。很多人也想看看,看看这个装聋作哑三十年的聋哑老人有什么厚礼给那小和尚。
    虚竹进了小屋后一脚踩空!还没反应过来就掉进了暗道之中。
    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摔在了一个山洞之内。星星点点的微光虽然并不明亮,确也大致能看个轮廓。山洞和平时所见的没什么区别,唯一有区别的就是好像有一个人的雕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好奇心促使虚竹前去看看,直到走近才看清。这哪里是个雕塑,分明就是一个长者啊!“老前辈,打扰了。我是无意从上面摔下来的,这就离开。”
    无崖子都无语了。你摔下来都不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如此愚笨!?咦?无崖子突然想到了什么。林尹好像早就知道了这一切?难道,天意真的不可违吗?这一刻,无崖子信了。他不信不行啊,这就是命。
    费尽心机摆出珍珑棋局。俊才没掉下来,掉下来的确是个又丑又笨的榆木脑袋。
    “小师傅莫急着离开,老朽有些话想要问下,不知方不方便?”无崖子想通过虚竹搞清楚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苏星河把这个榆木脑袋丢下来。
    虚竹也是诚实,把上面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一遍。他是愚笨,可不是傻。不至于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说不清楚。
    直到他破解了珍珑棋局,苏星河真的认命了。人算,不如天算。这真是天意如此啊!更可怕的是林尹口中的林家望气术,居然连天意都可窥视一二。
    “小师傅,你可愿意成为我逍遥派的掌门吗?”无崖子和颜悦色的询问。
    虚竹哪里直到什么逍遥派啊,他不过就是一个在少林寺内长大的小沙弥。这江湖上有什么门什么派,如果不是他这次要去送武林大会的邀请帖,他都不知道东南西北的门在哪里!“老前辈见笑了,贫僧不过是少林寺内一个小和尚,让老前辈失望了。”
    无崖子翻了个白眼:“逍遥派乃是上古门派!最风光的时候就连仙佛也要礼敬三分!(无崖子完全相信了林尹的忽悠。)这样的门派掌门还不比一个小小的少林寺?”
    虚竹哪里知道那么多弯弯绕绕啊!他真把无崖子的话当真了!连忙磕头:“老前辈莫要动怒,晚辈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和尚,这还要去完成师傅交代的任务,前去各派送帖子。真的无法继承如此大派的掌门之位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