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数据修仙》正文 第两千八百九十一章 被感染了?

作者:陈风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52bqg,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
    挽辉真仙先质疑了帝休木的所有权,然后又似笑非笑地发问,“大长老你也说了,下派不等于上门,你凭什么有这个脸讨要?”
    大长老不能答,但是沐木真仙忍不住了,“帝休木凭什么就是灵木的,不能是我春仁的?”
    “呦呵,”挽辉真仙讶异地看他一眼,那眼神仿佛是在看白痴,“还真有人不怕死?”
    沐木真仙才待张嘴驳斥,大长老厉喝一声,“你闭嘴吧!”
    他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个后辈,才轻喟一声,“好吧,帝休木不是春仁的。”
    他心里很清楚,能让春仁派跟这个大阵撇清,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非要搀乎进去的话,整个春仁都可能遭遇灭顶之灾。
    至于说帝休木丢了,那丢了就丢了呗,仟羲真尊丢的东西更多,不但丢了坐地捉天两仪阵、偷天换日大阵,甚至连自家性命都丢了大半条。
    上门的真尊尚且如此,我凭什么以为自己能胜得过真尊?
    “看起来你有点不情愿?”冯君见对方退缩了,忍不住又撩拨沐木真仙一句,“那劳烦真仙帮忙解释一下,那传送阵是怎么回事?”
    传送阵这个锅,还真不好细说,非要强词夺理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对方也不是那种强词夺理就能压得住的人,倒是有可能自取其辱。
    沐木真仙虽然很想帮本派解释一下,但是最终,他还是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于是闭住了嘴,没有再说什么。
    接下来冯君专心收取氤氲雾气,轩辕不器等人也没有再刺激春仁派的人,不过大家都收取了一些灵木,两名真君更是将天魔通道封闭了。
    春仁派的修者也不敢提什么异议,就算他们有再多的理由,封闭天魔通道是一种正治正确,只有元婴真仙的小门派,还敢说什么?
    最后挽辉真仙收取那一棵元婴巅峰槐树的时候,春仁派的大长老有点忍不住了,“挽辉道友,你金乌门要这东西也没有用,何不给我们留下呢?”
    挽辉却是表示,“我拿上这东西也没有用,不过我的师弟挽情是被灵木道所害,身为师兄的我帮他出一出气,也算是全了同门情谊!”
    别人不知道,金乌门和灵木道还有这么一场恩怨,倒也没话了,但是大长老有话,“搞错了吧,害挽情道友的,不是万幻门的欧阳北山吗?”
    说到底,他是舍不得那半步出窍的槐树,但是挽辉真仙很不讲理地回答,“铁骨真仙已经陨落了,你们当然可以不承认,反正我说有,那就肯定有。”
    等冯君吸收完氤氲雾气后,一行人出了烟云谷,发现果不其然,春仁派的界碑都消失了。
    然后他们就来到了东域的另一处险地,左右看一下,在这里也没有看到春仁的界碑,冯君又推演了一下,发现界碑是前两天才撤走的。
    春仁撤走界碑的原因也很简单,担心冯君等人再拿界碑做文章,索性也不蹭机缘了,直接退出老远去——你们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反正我春仁派不参与。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冯君等人荡平了险地之后,除了收获了养魂液,也只带走了天地奇物,剩下的一些机缘还是留下了,然后迅速被春仁派占据。
    要依着挽辉真仙的意思,这些机缘都要扫荡一空,不过一得真仙悄悄地劝他:将来灵植和灵木道合并,春仁依旧是下派,所以有些事情,咱们适可而止,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挽辉真仙一想,也是这个道理,终于悻悻地表示:这次放春仁派一马。
    至于获得的那些天地奇物,冯君等人的兴趣并不大,任由本界修者自行协商分配,之所以这么做,还是考虑到了界域因果——这跟空濛意识本身的关系并不大,主要是天道规则。
    说起空濛意识来,也有点意思,荡平烟云谷之后,它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后来冯君才知道,它有点惭愧自己被蒙蔽了——它是真的没有相想到,烟云谷里还有一叶障目阵。
    关键是一叶障目阵里面的那些勾当,基本上都是对界域不太友好的措施,空濛意识倒是可以狡辩,但是这些操作藏在障目阵之后,它自己都有点心寒,哪里还有兴趣辩解。
    它觉得自己丢脸了,又有点爱面子,于是就躲着冯君等人不见。
    对冯君来说,末怒真仙爆的这个料相当及时,也很有用,除了能让他发泄一下之外,还有效地帮灵植道排除了一个定时炸弹。
    偷天换日大阵的手段,在两道决战时未必能派上用场——到时候灵植道十有八九要封禁空间,但不管怎么说,这终究是个隐患,他这么操作,也算是对得起颐玦了。
    轩辕不器和千重也没什么不满,事实上这次空濛界之行,让他们彻底弄明白了仟羲真尊的相关操作思路,搞清了事件的手尾。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又去了北域,帮灵山派清理了三个大型的险地,末怒真仙喜出望外,觉得这次险没有白冒——不仅仅是收获了许多机缘,还消灭了很多魂潮根源。
    对于空濛界的土著来说,时不时泛滥的魂潮,带给大家的生存压力实在太大了,能清理掉这些险地,人族修者的数量都会快速增加,此消彼长之下,就能形成一个健康的发展空间。
    并不仅仅是灵山派这么认为,紧接着,还有几个下派也找到了冯君,希望他能帮着清理一下险地,并且愿意支付相应的报酬。
    这种情况下,空濛意识又找到了阴魂,很直接地表示:你们不能再扫荡险地了,离开吧。
    它表示不是自己要撵人,而是这次你们扫荡的险地已经够多了,过犹不及。
    这是界域自身的反应,改造界域不是不可以,但是改造得太快,会带来一系列负面的影响,目前的情况还算可控,真的让他们将所有大中型险地都清理掉,事态会变得非常严重。
    空濛意识也是隐约感受到了界域的反馈,马上就来通知阴魂:前辈,差不多就算了。
    事实上,它也不得不来通风报信,如果真的引起了严重的后果,冯君等人固然背上了沉重的界域因果,但界域意识也有责任向对方做出报复。
    然而,它敢报复吗?阴魂大佬明确表示,自己不介意抹杀什么界域意识,而镜灵更是表示,界域因果对我来说就是屁,根本懒得理会。
    白胖婴儿也没得选择了:既然打不过,就只能加入他们。
    然而不管是大佬,还是后来得到消息的冯君,都没觉得它的要求有问题——都是活明白了的,谁还能品不出里面的味道?
    所以冯君就只能走人了,临走之前,他还得跟其他几个下派解释一下,说过一阵自己再来——这些下派的上门,多少都跟他有点交情,完全不理会是不可能的。
    冯君这次的空濛界之行,待的时间还真不算短,足足有三个多月近四个月,等他回到白砾滩的时候得知,这几个月很有几个重量级的人物来找过他。
    不过对现在的冯君来说,重量级的人物已经不算什么了,哪怕是来的人里,居然有代表琴道真尊来见他的。
    他忙了十来天,将积累下来的事情处理了一下,至于那些希望炼制虚拟对战系统的要求,他统统推后了,然后来到洛华,为喻轻竹的晋阶护法。
    说来也有意思,这位曾经的女神在晋阶的时候,总是会不知不觉地掉链子,上一次是冲击出尘失败,这次明明已经到了出尘二层巅峰,但是四个月过去了,却迟迟没有晋阶。
    冯君回去看护了两天,林美女发来消息说,常青药剂投产成功,可以帮他弄点样品过来。
    冯君却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地球界这边,实在是不想继续打交道了,动不动就四玲四,这谁受得了?你们玩你们的,我不奉陪了。
    又过了两天,冯君的老妈张君懿通过传送阵盘来了,说问仙庄的建设已经完工,工程队计划在三个月内离场,让他过去看一看,还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的。
    冯君推演了一下,发现喻轻竹还是处在“随时可以晋阶”的状态,觉得这么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回事,于是微微释放出一丝气势,表明“我回来了”。
    他并没有打扰喻轻竹的意思,她如果处在深层次冲阶状态的话,他就打算带着大多数人去朝阳看一看,为问仙庄的建设提点建议或意见——毕竟大家都是那里的村民了。
    如果她能感知到他的气势的话,他会传出一丝神念:我去问仙庄走一趟,你安心晋阶……都在地球上,这点距离真不算什么。
    然而,随着他的气势发出,喻轻竹的气息先是微微抖动了一下,然后顿了一顿,接着就剧烈地抖动了起来,居然开始了冲关!
    冯君摸出手机划拉一下,却得知她会在三天左右冲阶成功,他眨巴一下眼睛,疑惑地嘀咕一句,“这是在白砾滩待得久了……我身上也感染了同道气场?”
    (更新到,最后27个小时求月票,能到八千票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