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96.吸血的蚂蟥

作者:鱼面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氏气得胸疼,好不容易才缓和过来,立刻吆喝了一句:“杨梨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家最近在干嘛!”
    宋凌雪本来是真不打算理她的,结果听得她这一嗓子喊出来,一道村都能听得见了,又看到周围影影乎乎的开始往这里来人了,也觉得直接走了不成,便叹了口气停下来脚步,心想反正陈氏的怨念值这么大,就当挣点零花钱吧,商城里的好多东西她都想买没钱买呢!
    “我家在干嘛?”宋凌雪有些好笑的问,她家最近的事情,好像早就被一些大嘴巴的婆娘们说了没有十遍也有五六遍了吧,这又不是啥稀奇事。
    “哼,你家最近又是去镇上卖小吃,又是卖头花的,可是挣了不少钱吧,竟然还给村里的小兔崽子们白吃窝窝头,糖疙瘩,也不给爹娘一些孝敬钱,有好吃的也不给你自己的侄女,你说你这干的是啥事?”陈氏得意的说,一时间便有些口无遮拦了,看到不远处开始走来的一些村民们,自觉的说中了要点,恨不得杨梨花赶紧哑口无言,这样围观的人越多脸就丢的越大。
    宋凌雪还能不知道她的小心思,看了一眼前来看热闹的人中,有几个正是帮她家干活挣窝窝头和糖疙瘩的孩子的家人,便是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不过面上却是眉毛一皱,很是不认同的大声说到:“二弟妹,你一张口就是连名带姓的,也不叫我大嫂,还在这里指责我就算了,怎么还说那些孩子们是小兔崽子呢!”
    宋凌雪话音未落就见那边的两个媳妇已经露出不喜的眼神了,便是继续说到:“那些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掌中宝,人家都是有名字的,乡里乡亲的你也算是当长辈的,咋能随便称呼呢,还有他们都是帮我家干活才得到的窝窝头和糖疙瘩,这是他们应得的,啥叫白吃啊,我看你才想叫你闺女白吃了吧。”
    “我就是……”陈氏本来还想说我就是叫他们小兔崽子咋了,随即看到了那两个媳妇的面色不善,才想起来这俩一个是麦垄的娘,一个是黑蛋儿的娘,好像都是给杨梨花家干活的,于是也不敢再说了,这俩媳妇也不是啥省油的灯,还是不惹为妙。
    说来这陈氏脸皮也够厚的,直接转移了话题,就当刚刚的话没说,而是说起另外一件事情:“你家还准备盖房子吧,东山坳那块地可是不便宜吧,你家说买就买了,还准备盖新房子,这就是你说的没钱,年年都是各种哭穷,说是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不就是不想孝顺爹娘么?”
    这话可是直接往宋凌雪头上盖了一个不孝的罪名啊,要知道这个时代谁家要是不孝顺父母,那可是人人唾弃的。
    宋凌雪一看四周,果然大家的注意力似乎又被陈氏吸引过去了,他们大多数人都还停留在对以前的杨梨花的认知中,小气抠搜又能吵架为人刻薄,所以自然轻易就信了陈氏的话,认为杨梨花就是家里有钱也不孝顺父母,虽然当初姚大壮一家人被分出来时,那只分得的几亩地和一处破烂的房子,当时他们还同情了一下,如今却是忘了个精光。
    宋凌雪也不慌张,心想干脆趁着这回人多,直接把这事说透,省得以后姚二壮一家人还有老院子里的人总是拿来说事,毕竟往后去她还准备挣更多的钱呢,要是他们一眼红又来闹事,总不能每次都解释一下吧,那多累人。
    此时西头这边闲下来的人都慢慢的围了过来,有些东头的远远见这边围了不少人以为出啥事了,也过来了。宋凌雪还看到了有些担心的柳婶子,正准备来她这边,她便示意柳婶子不用过来帮忙。
    陈氏见杨梨花半天不说话,还以为自己说住了她,又看了一下围观的人们都似乎赞同她的话,于是更加得意了,脸上的笑也更明显了。
    谁成想还没等她得意几秒,宋凌雪那边就淡淡的开口了:“当初我们一家被迫分家,是因为你们两口子说我们家里人太多,吃得多你们太吃亏了,好吧,我们同意分家,你们又说爹娘必须跟着你们,别说咱们姚家村了,就是整个槐花镇也没有这样的吧,可是爹娘向着你们,我们也毫无怨言就分出去过了,只分得几亩地和一套破旧的房子,这就算了,毕竟爹娘要跟着你们过的,你们分得大部分的家产也是对的,可是你们偏偏又让族老们出面,让我们签了契约说是以后每年还要给爹娘二两银子的抚养费,说是两家除了亲戚间的往来,啥都没关系了,意思就是我家有了事情不能去让你们过来帮忙,你们有了事情也不让我们帮忙,这件事是不是这样的。”
    宋凌雪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却是不疾不徐,声音也不大不小,足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楚明白。
    其实姚家的这些事,村里的人很多都知道,却是没这么清楚的,如今听了宋凌雪的话,都是开始悄声议论起来,都是觉得姚老二两口子有些过分了,姚老爹姚老娘也有些偏心眼了。
    “那不是我们……”陈氏没想到杨梨花把这事说的这么清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便准备解释,结果再次被打断。
    “我只问你我说的话可有半句虚假的?”宋凌雪严厉的问道,一副不容置疑的语气,让陈氏一噎,她想编假话又怕被人揭穿后更难堪,只能不说话了。
    “沉默就代表默认了,既然我说的是真话,你又有何理由说我们不孝顺?”宋凌雪继续问到。
    “你们一家人过年来时,你总是抱怨说没钱,结果呢,还不是买这买那又想盖房子。”陈氏终于说上一句话来。
    “我们家就是困难紧张,难道我不能抱怨几句么?再说抱怨归抱怨,该给爹娘的二两银子孝敬钱我哪次没给?”宋凌雪此时也不再严肃了,脸上换上笑眯眯的样子,毫不掩饰厌恶的看着陈氏:“我才不像你好吃懒做,闲着没事干就知道搬弄是非,我买这买那又盖房子,那是我辛辛苦苦攒的挣的,管你屁事啊,你和姚老二说是孝敬爹娘养活他们,可是你身上穿得用的,家里吃的东西,姚老二的货郎生意,哪个不是公公出去干泥瓦匠挣得钱?至少我们一家人都是靠自己努力,不像你们打着敬老孝顺的名义,实际上却是吸父母血的蚂蟥。”
    宋凌雪一番话下来,周围的人议论声音更大了,纷纷的说着吸血蚂蟥说的好,不孝顺爹娘还花爹娘的钱的,可不就是蚂蟥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