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93.泥瓦匠姚大江

作者:鱼面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人商量好之后,就一起去了村正家里,也不多啰嗦,直接说看中了东山坳那块房地基,要买下来。
    因着上次宋凌雪拿的礼物的事,宋凌雪拿出八两银子后,村正很是利落的直接把那五亩地的房地基契书给了宋凌雪,让她随后去镇上吏事房登记一下就好了。
    随后两人便回家了,村正与姚大壮不熟悉,也没啥话好聊的,要是搁村中的别的男人,就算没啥话说也会让女人先回去,自己跟村正聊上几句的,可惜别说周炳了,就是以前的姚大壮也不是那种喜欢和别人聊天的,所以村正虽然与姚大壮没话说,但是看着他毫无反应的走了,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的。
    当时他的不舒服宋凌雪他们可不会理会,两人一路无话的回到了家里,宋凌雪已经在脑海中开始计划房子的设计图了。
    宋凌雪当然不会画建造图纸,也不懂算那比例尺寸什么的,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她美术也还成,画个大概图纸还是木有问题的,具体的细节交给泥瓦匠就好了,宋凌雪觉得她设计的院落和这个时代的也差不了多少,到时候细致的给盖房子的人讲解一下,应该是没问题的。
    午饭后一家人在一起开了一个小小的家庭会议,当大家听说家里要盖新房子后,都高兴的不得了,特别是两个儿子,姚石头要稍微收敛一点,只是憨憨的笑着,姚石竹却是一惊一乍的不停的说着话。
    宋凌雪也没阻止他们开心,毕竟家里现在确实有些住房紧张了,老大家和老二家都是一家四口睡一张床上,很是不方便,也拥挤的很,家里虽然只有老三姚石青是单独的一间房,却是后来盖的一间小的不能再小的矮墙房,光线还不是很好。
    开完会之后就让孩子们都离开了,而宋凌雪却是拉着姚大壮讨论起来盖房子的事情。
    请人盖房子肯定也不会舍近求远跑去隔壁村找人,而且马上就要农忙了,虽然今年收成大打折扣,但是村民们还是会很忙的,姚家村的泥瓦匠也就两个,一个是姚老爹,一个是姚大江。
    姚老爹就算了,宋凌雪压根就不想和老院子里的人再有瓜葛,除了过年不得已的走动外,其他时间还是老死不相往来吧,宋凌雪初来乍到的也很是不喜那家人的做派。
    她也相信姚大壮自然对那家人也很不感冒的,即使那里的是他亲爹娘和亲弟弟一家。早年的心寒,只要不是傻子,都应该不会忘记吧,好在姚大壮也不是那种愚孝的。
    再说家里盖房子可是大事,她才不会请姚老爹呢,啥要求都没法提不说,还说不得比别人多花钱,宋凌雪觉得就姚老娘那样子,肯定会趁机大占便宜的,就是便宜了外人也不想便宜他们,至少请了外人给钱就干活,得省多少事。
    这一点儿宋凌雪是想的没错的,周炳压根就没有准备让姚老爹参与他们家盖房子的事情,他通过记忆得知村里还有个泥瓦匠,手艺不错人也实在爽快,而且早前与姚大壮的关系也挺不错的,只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不怎么来往了而已。
    周炳想的人正是姚大江,与宋凌雪算是不谋而合了。
    “我去趟姚大江家里吧,先问一下他最近有别的活儿没!”周炳想了一下开口道。
    宋凌雪本来想说她一起去,因为她准备先和姚大江沟通一下的,随后一想还没和姚大江说定呢,也不知道人家最近有没有别的活计,那些也等着说好了之后再沟通。
    毕竟是姚大壮早年的好友,周炳决定带些酒过去,就当与姚大江小聚一下,先回忆一下之前的情意,其他的事就好说了,无论是哪一阶层的男人,没有什么事情是酒桌上解决不了的。
    家里有一些烧菜用的黄酒,上次宋凌雪买回来了两坛,刘氏做菜用掉半坛子,还剩下一坛多,宋凌雪格外又割了半条松枝熏肉,是她说了步骤刘氏做的,当下酒菜极好。
    周炳又是小小的意外了一下,毕竟以前的杨梨花可是小气到家了,如今如此大方还懂礼数,再次让他印证了他的猜测。
    “多些夫……孩他娘了。”周炳本来想说夫人的,立即想起来这里的人都不称呼夫人的,不是提着名字叫,就是孩他娘之类的,之前姚大壮也是这样称呼杨梨花的。
    “都是一家人,客气啥了,快去吧,下雨路不好走,早点回来!”宋凌雪微微一笑,把手中用荷叶包着熏肉递了出去。
    周炳接过来,一手提着熏肉和一坛子黄酒,一手打着伞,再次出了门。
    小叮当没胡说,第二天果然放晴了,而且是艳阳高照万里无云,就这热度最多不出十天,地里的庄稼就该开始收割了。
    姚大江与昔日好友把酒言欢了一下午,很是爽快的答应了帮他们家盖房子,他手底下有几个固定的砌墙打梁的兄弟,其他杂活再找一些村里的村民们过来,也就可以了。
    宋凌雪构思了一天终于把图纸给画好了,虽然浪费了石青练字用的草纸好几张,但最后还是画好了,为了能长时间保存,宋凌雪最后是誊到了一张桑纸上,有些心疼又有些成就感。
    上午周炳带着姚大江先去看了房地基,又带他回到了家里,宋凌雪很是客气的让刘氏上了茶水和瓜子,然后就拿出图纸给姚大江看。
    姚大江本来挺拘谨的,毕竟好几年两家不来往了,昨天虽然与大壮兄弟拾起来了往日的情谊,但是对于这个当初对他不太友好的梨花嫂子,他也是有些不知如何相处的。
    不过这一切都在他看到那张宋凌雪画的房建设计图时,全部不重要了,他激动的拿着那张纸,有些颤抖的问:“嫂子,这图纸是从何而来?”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泥瓦匠都是按照前人留下来的经验,凭感觉建造房子的,所以大多数的房屋都是一样的格局,因为很少有人会画新的设计图,像姚大江他们这种乡下的泥瓦匠,更是连这图纸都不可能见到的,所以姚大江才惊讶不已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