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88.一回生二回熟

作者:鱼面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吃完饭后,基本上也都聊的差不多了,姚石竹与何氏不亏是夫妻俩,一个问一个答的,愣是把家里人好奇的事情说了个七七八八的。
    宋凌雪本来还想着琢磨着怎么问姚大壮呢,渠道那里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他们怎么提前回来了等等,这下也省了她事了。
    原来上一次宋凌雪提的建议还是挺中肯的,姚大壮立刻去向张里正献了计策,张里正本来还不太相信会下雨的事情,但是他觉得无论如何能加快速度也是好的,便又去向张班头说了。
    张班头因为上次被马典史表扬了后,便想着只要能加快进程,比别的监工班头要快一步完成修缮渠道的工作,那么马典史肯定更加的看重他,所以对于连番献了好多计策的村夫姚大壮很是看重,不但升他做了队长,管着十个小组的进程。
    还又实行了他新的计策,让民夫们快速的修建了几处简单又方便的轱辘架子,这样一样就省了好多从渠道运沙土的人力,用来挖渠道和夯实堤坝,这样以来果然进速更加的快了。
    巧的是过了几天张班头家里来信,说是他媳妇快生了,左右也就是七八天的时间了,这可把他还有他妻弟陈七给急坏了,于是便命所以民夫不得休息了,加快进程,如果能在六天内把渠道彻底修缮成功,每人可领十文钱和一袋子粗粮。
    别小看这十文钱和一袋子粗粮,对于本来就是白干的民夫们来说,回家能拿十文钱和一袋粗粮也是好的,于是大家都是干劲十足。
    其实本身这次下来监工,县衙的大老爷是让人给他们这些班头奖励了几贯大钱的,而工地上的吃食粗粮也都是备的不少,一番下来每个监工也都是可以落些油头的,但是张班头这次除了立功,也还为了家中快要生产的妻子,也是下了血本了,把手里的钱都给分了出去不说,就那本来可以落下的粗粮也不要了,为了就是快些结束挖渠道的工事,然后早日回去。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了,民夫们几天不停歇的辛苦劳作,终于在下雨的前一天刚好结束了所有的工事,而张班头提前让人去请了马典史过来,第二天来了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然后马典史很是满意,下午正准备回去时结果突发暴雨。
    马典史一时被困,也想看看他们下游这里进程这么快,看看是不是豆腐渣工程,于是又在这里呆了两天,发现渠道通畅,堤坝又夯实并未因为下雨而变得松垮,于是很满意的表扬了张班头,还听了他的引荐,叫去了姚大壮仔细询问了进程加快速度的所有的计策详细,最后是笑着离开渠道那里的。
    而到了第三天清早,一众民夫们才开始冒着雨往家里赶,仅有的油布雨披则是被他们保护好了那袋子粗粮,所以大伙都是冒着雨回来的,再加上一路上泥泞不堪,所以才落得像难民一般。
    听到有粗粮,宋凌雪愣了一下,奇怪的问:“你们咋没有带回来?”
    姚石竹赶紧说到:“我爹是队长,发那粗粮干啥,张班头直接给我们兄弟一人发了五十文钱,至于给我爹发了多少,我们就不知道了。”
    宋凌雪点了点头,一袋子粗粮也不过十几文,再加上发那十文,算起来也二十多文,还是一下子发五十文来的实在,看来还是他们兄弟俩沾了他们老子的光了。
    姚石竹这会儿又有些忐忑,他还想着怎么说着让他老娘能松口,这五十文钱留给他二十文呢,结果他老娘还没开口,大哥那个铁憨憨就开口了:“娘,这是发的五十文。”
    姚石头说完便是憨厚的一笑,伸手把一串铜板递给了宋凌雪。
    姚石竹欲哭无泪,只好乖乖的把怀里还没暖热的一串铜钱拿出来,也递给了宋凌雪。
    “这是你们辛辛苦苦挣来的,留下你们自己用吧。”宋凌雪笑着摆了摆手说到,也忽略了两个儿子惊呆了的表情,懒得给他们解释,晚上回去时,他们媳妇自然会给他们说的。
    “行了,老大家的,老二家的还有石兰把这东西收拾了。然后大家都去睡吧,坐在这里也是费灯油,有啥话明天再说。”宋凌雪见二儿子还要说啥,便提前开口安排到。
    刘氏,何氏和石兰点头,手脚麻利的收拾好碗筷,宋凌雪又让老大儿子和老二儿子带着他们各自的孩子回自己屋里去了,石萸也跟着出去了。
    这时堂屋里只剩下宋凌雪和她的便宜老公了,宋凌雪也是把他忘了,直接像以前那样,习惯性的呼一下子吹灭了油灯。
    今晚下雨又没有月光,屋子立刻黑漆漆一片,宋凌雪摸索着走到帘子那里时,就听见轻轻的一声咳嗽。
    宋凌雪这才想起来如今不再是她一个人了,还有个便宜老公呢,突然要和他睡到一张床上,宋凌雪很是不自在,但是想着那个鬼畜的“和老公的甜蜜日常”的任务,据说奖励很高,而且凡事都有第一次嘛,再一回生二回熟的,宋凌雪也是咬了一咬牙,眼睛一闭,反正也看不见,谁还尴尬个啥劲。
    于是又摸索着去了那人的身边,伸手想拉住他的手,结果不小心碰到了一处很有肉的地方,捏了两下还挺有弹性,这才意识到好像是摸到他的屁股了,宋凌雪心中大汗,赶紧丢手。
    周炳下午来堂屋后面的卧室里休息时,也没多想,直到油灯被这个女人吹灭后,他才意识到,他们两个是夫妻,理应是睡在同一想床上的,这让从未与别人同床共寝的他很是尴尬。
    听着那女人摸索着走了过去,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轻声咳嗽了一下,然后又听得她好像是摸索着又过来了。
    周炳正想着怎么开口呢,谁知道那女人的手竟然伸过来摸到了他的屁股上,还捏了两下,这让他瞬间面红耳赤,好在是天黑啥也看不见,不然他真的是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