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63.发了笔横财

作者:鱼面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菜上来之后宋凌雪有些失望,名字再叫的五花八门的,似乎这些菜看起来都是炖出来的,茄盒和扣肉有些腻歪了,脆鸡也没那么脆,味道倒也还行,只是这些菜一看就是同一个师傅做出来的,没特色的很,刘氏要是学上个十天半个月的,都能比这强了不少的。
    不过石萸和石兰自然是没吃过比这更好吃的菜了,两个人都吃的很香,宋凌雪这副身体毕竟不是她之前的了,也没那么精贵,心里吐槽着嘴巴却很诚实,就这几样菜扒拉着米饭,不大会儿功夫就吃饱了,再看那菜,还剩不少。
    宋凌雪见两个闺女还在吃着,便对石兰交代了几句,让她照看好妹妹,自己则是叫来了小二。
    “这位大婶儿有啥吩咐?”小二是个十三四的少年,瘦瘦黑黑的,笑起来很有亲和力。
    宋凌雪悄声对他说:“请问你们掌柜在吗?我有事情要寻他。”
    那小二面带难色,不过看了看宋凌雪一副和善的村妇影响,便是咬了咬牙,对她一笑:“那你先等着,我去问一下,要是他没空见你我也没办法。”
    宋凌雪笑着点点头,对他说了句谢谢。
    且说那小二匆匆的上了楼,在一处名叫富贵厅的地方停下,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然后便听到里面一个声音,随即门被打开,露出掌柜的有些不满的表情:“不是说今日有贵客前来,不让人打扰么?”
    小二是一直在楼下大厅伺候的,还真的不知道今日有贵客来,听了掌柜的话也是有些懊恼不该过来,又怕因为被责罚了,顿时吓得缩着脖子不敢说话了。
    “定是有事才过来了,李伯何必动怒。”里面响起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声音,想来定是那个贵人了,小二见掌柜的听了那贵人的话,也不生气了,而是心平气和的问他怎么了。
    这才心里舒口气,赶紧把刚刚的事情说了。
    “一个农妇找我干嘛,不会是想过来当洗碗的厨娘吧,你去告诉她咱们这里不缺人。”掌柜的没当回事,直接说到。
    只是小二还没开口,楼梯口那里便响起一个女声:“掌柜的,我不是找你做厨娘的,而是有笔买卖要和你谈。”
    来人正是宋凌雪,她刚刚见小二走了后,就感觉光凭小二说两句话定是见不到掌柜的,就像以前出去谈业务,要是和前台小妹预约一下十有八九都是见不到老板的,还是要大着胆子厚着脸皮直接过去。
    “你一个乡下妇人与我有什么生意可谈的?”那李掌柜表面上看起来没啥,可是语气已经有些看不上了。
    宋凌雪也不在意,只是说到:“不如咱们进去谈?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李掌柜正想呵斥里面有贵人岂是她一个村妇随便能见的,结果里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表示让他带这妇人进去。
    宋凌雪跟着有些不情愿的李掌柜的进去包间后,才看清楚里面的男子还挺年轻,身穿白色锦衫直缀,头戴白玉发冠,大约二十一二的年纪,长得倒也还可以,眉目清俊,说起话来也是令人如沐春风般的感觉,是个温和的谦谦君子型的。
    “这位夫人有什么生意要与我们做?”
    宋凌雪见那李掌柜对这男子很是尊敬的样子,似乎这才是正主,于是也不再理会李掌柜的,而是面向那男子:“你是这里的东家?”
    男子也不回答只是笑着抿了口茶,一旁的李掌柜的赶紧介绍:“这是我家少东家,惠水县李员外家的长子。”
    宋凌雪刚刚还觉得这个李公子有些不错,没啥架子呢,这会儿又觉得他有些装逼了,不就是个员外家的公子嘛,至于这么端着么?
    宋凌雪也不乐意跟他们多呆了,直接开口说道:“李公子,我早前认识一个京城来的厨子,学了几道菜式,是咱们这里绝对没有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
    “哦?”李公子显然是感兴趣的,放下茶盏,歪头看向宋凌雪:“说来听听。”
    “我见咱们这里的菜单样式有些少而且大多都是重复的炖菜,也没有鱼鲜类的菜品。”宋凌雪继续说到。
    “咱们这里又没有大江大海的,都是些河里的鱼鲜,土腥味极重,怎么可能做的好吃,根本上不了台面。”李掌柜在一旁插话。
    “那是你的厨子不会做,我这里有三道鱼鲜类菜品的做法,另外还有一道宫保鸡丁和瓦罐烧肉的做法,你们要是要的话我就直接把方子卖给你们,要是不要我过两天就要去县城了。”宋凌雪直接说到,至于去县城干嘛,想来他们也是知道的,镇上是只有他们一家酒楼,县城可是有很多呢,毕竟惠水是个大县。
    其实这次还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让宋凌雪给碰上了,这位李公子不仅是好再来的少东家,还是县城好再来酒楼的少东家,只是最近几年县城又纷纷崛起了好几家的酒楼,其中天香楼和春风楼都是很强大的对手,他最近来回奔波与各处分店就是想看看状况,发现都是大同小异不怎么乐观的。
    不过这次也不是没收获的,如果这个农妇说的事靠谱,那么他们好再来就比其他两家酒楼多了几分筹码的。
    于是他便一改刚才轻视的态度,问起了宋凌雪具体的事。
    宋凌雪自然不会说出具体的方法,只是描述了几样儿菜品的大概做法和菜的色香味形,她可没准备下厨房做出来给他们尝,本来就是一锤子买卖,而且她也是知道这个时代一份菜谱的重要性。
    李公子倒也是个有见地的,听了宋凌雪的描述,也是听出来了几样菜的价值,很是利落的接下了这个买卖,说他愿意以十两银子一个菜单子的价钱买下她说的几样菜式。
    宋凌雪也不知道行情,不过看这位李公子为人利落,便也没有坐地起价,直接成交了,然后便让那李掌柜拿来了笔墨纸砚,由宋凌雪口述那李掌柜的写,不大会儿功夫就把那五个菜品的详细流程给写了下来。
    宋凌雪大致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那李公子又让写了一个契约,大致是让宋凌雪保证此菜单不再卖给别人,宋凌雪觉得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便签了名字按了手印。
    于是一场买卖就这么迅速又简单的成了,宋凌雪捏着那五张十两面额的银票交子,一时间竟然有种发了笔横财的感觉,她也没有想到这么顺利。
    为了以防万一,她赶紧告辞下楼,结了饭钱便拉着石萸和石兰匆匆离开了好再来酒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