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54.话糙理不糙

作者:鱼面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刘氏的干劲十足,宋凌雪自然也是省劲儿了不少,再加上这两亩薄田种的是杂粮,也就没那么细致了,不到两个时辰就浇好了地。
    婆媳三人便直接往村里回了,到了村口的分叉路时,宋凌雪让刘氏与何氏先回去,她则是推着鸡公车去柳婶子家里还车了。
    此时日头已经彻底落下西山头了,只余下橘色的落日余晖洒满天际,天色还明着路也看得很清楚,宋凌雪一路上推着鸡公车倒也不怕摔了。
    到了村西头的柳婶子家门口,看到了她家隔壁的大门开着,里面一个黑胖的婆子正吆五喝六的骂着一个小媳妇,那小媳妇一脸憋屈的站着也不敢吭气。
    宋凌雪啧啧两声,翠丫这个婆婆真的是,比起原主还要刻薄,翠丫这么好一个儿媳妇,有啥可骂的。
    不过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宋凌雪也没法开口替翠丫说话,只好咳嗽一声,故意声音很大的说:“柳枝,我来还车了。”
    听到宋凌雪的声音后,那院子里的胖黑婆子,也就是翠丫的婆婆这才透过低矮的墙头看到了宋凌雪,毕竟是家丑不可外扬,她也不再骂了,只是瞪了一眼宋凌雪,然后宋凌雪就又莫名其妙的得到了几十个怨念值。
    这是不是叫躺着也中枪,虽然她是站着的,这枪她也愿意多挨两次。
    翠丫朝宋凌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过去把大门关了,匆匆忙忙的跑去了灶房。
    宋凌雪又看了一眼柳婶子家的墙头,比起村里的大多数人家高多了,不禁有些羡慕,等过一段时间,她也得把家里的墙头起高了。
    柳婶子家里是为了防止别人偷学她家的点豆腐技巧,宋凌雪则是不想让来来往往的村民随意就能看到她家院子的情况,一点儿隐私都没有了。
    柳婶子家的大门很快就开了,露出英子那张虽然有些黑但是健康秀气的脸蛋,她满脸也是有些愁容,看到宋凌雪时才浮现一丝笑意:“婶儿你可来了,我娘又在数落我爹呢,你快去劝劝。”
    说完跑过来接过宋凌雪手里的鸡公车的推把,让宋凌雪先进去了。
    宋凌雪到了院子里后,便看到柳婶子正对着姚三条数落呢,草棚子里好像除了早上那两桶坏的豆腐,又多了两桶。
    “梨花你来的正好,你说说我这可咋办啊,姚三条这个傻子啊,说了多少遍别人订货之前先要个订金,他总说乡里乡亲的不好意思,这下好了,他觉得不好意思人家可没觉得,又有人订了两桶不要了,你看看这,过一晚上明天不又臭了,可要赔死了。”柳婶子一见宋凌雪过来了,赶紧向她倒苦水。
    宋凌雪听了话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屋门前抱着孩子的大牛媳妇,还有一脸同样愁闷的大牛和推了车刚进来的英子,走过去两步到了柳婶子身边,小声在她耳边说:“孩子们面前,多少给你男人留些颜面。”
    柳婶子听了宋凌雪的话这才猛然回神,看了看她男人姚三条发红的脸,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也是被气的狠了,于是便朝着那边说到:“大牛媳妇抱着虎子进去吧,矗在门口干啥了,英子把车放下就去灶房,看看馒头馏好没,一会都该吃晚饭了。”
    随即又看向她儿子,大牛也是个有眼色的,开口说道:“娘,我去把石磨清洗一下。”然后便跟在他妹子身后进了灶房。
    见院子里就剩他们三个人了,宋凌雪这才对着姚三条说到:“姚三哥,我这当弟妹的托大说上两句吧。”
    按照族里的辈分,姚三条是姚大壮的族兄,所以宋凌雪叫他姚三哥也是对的,虽然她与柳婶子是好友,平常都是提着名字叫的,但对于姚三条还是得叫一声哥的。
    “弟妹有啥尽管说。”姚三条赶紧开口道,虽然被媳妇数落了一整天,但是老实巴交的他也没办法。
    “虽然柳枝一直数落你也不好,但是话糙理不糙,你们是做生意的,即使都是卖给十里八村的熟人了,但该有的程序还是得有的,你是心善觉得都是乡里乡亲的不好意思要人家的订金,可是总有些不守诚信的人,你们辛辛苦苦把他们订的豆腐作出来了,可是他们不守诚信说不要就不要,你们白辛苦不说还赔了本,这样下去还不如不干了。”
    宋凌雪苦口婆心的劝了半天,见姚三条虽然还是默不作声,但是表情明显有了变化,便再接再厉继续说到:“其实这没啥的,你们可以提前准备好条子,谁要是预定的话就把他要的数量写上去,然后让他按个手印,也不是非要提前给钱的,只是有了这条子他也赖不掉的,如果真是赖了你也没必要留颜面了,直接说让他去县衙说理去,你有他按手印的条子,他想来也是不敢的只能乖乖掏钱了。”
    姚三条还没有回应,一旁的柳婶子一拍大腿:“哎呦,这可是个好主意,以前都是要订钱好多人都不愿意,如今不过是让他们按个手印,想来也不是难事。”
    柳婶子又伸手推了一下她男人:“咱们是做生意的,该讲的人情讲,不该讲得就不能讲,是有规矩的,要不然咱老干赔本买卖,一家人喝西北风啊!”
    姚三条这才用力的点了点头,他也是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毁约不要订好的豆腐弄的有火气了,再加上回来被媳妇数落让他有些愧疚,只是他看了看那四五桶臭了的豆腐,心疼不已,这都是他们家里人起早贪黑,泡豆子磨豆浆又点豆腐,好几个工序之后才做成的,为了省钱还没买驴子,都是他和儿子大牛抗肩拉磨的,一天到晚的肩膀都是红肿的没好过。
    姚三条的表情宋凌雪也是看出来了,还有柳婶子那愁样儿,也让她叹了口气,村里都说柳婶子家有个小豆腐工坊以为她家就很能过,可是不知道人家付出了多少辛苦和汗水,而且还有这样那样的难处。
    “柳枝你也别太愁了,我今天过来除了还车,还是要告诉你这些臭了的豆腐该咋弄的。”宋凌雪笑着对柳婶子说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