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32.真是个老酸菜头

作者:鱼面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可是家中儿郎有读书的?练字需要用的纸当是软纸比较好一些。”丸子头小童见宋凌雪虽然衣着粗布补丁衣裙,但是干净利落面带微笑,也是心生好感,好心的提醒到,他以为是宋凌雪不懂,怕她买错了。
    “谢谢你啦,我是用来做鞋样子用的,就要那种又厚又硬的纸。”宋凌雪又开口说道,只是话音刚落,便听到前方有轻轻的一声叹息。
    宋凌雪顺着声音望去,只见那个中年文人正皱着眉头看着这边,那声叹息应该是他发出来的。
    宋凌雪只是瞥了一眼便又回头笑着看那小,小童想了一下说到:“有云州桑纸,比一般的纸要厚的多,纸质也硬,但是多数都是用来标书画和做香笺用的,比较贵,要一两银子一刀。”
    那小童说完见宋凌雪没有吭气,又说到:“还有一种咱们崇州所出的黄麻纸,硬度和厚度都差不多,但是纹路粗糙一点,这个便宜,一刀才三百文。”
    宋凌雪听完又问:“让我看看吧。”
    小童点了点头,带着她往前走了几步,在那长长的桌子上分别拿起两张纸,递给宋凌雪看,两种纸都是铜钱厚度,摸起来也都是硬硬的,只是一种看起来细腻,摸着又白又光滑,另一种发黄粗糙,看起来也有些脆,她没看中这种黄麻纸,还是那种云州桑纸好一点儿。
    宋凌雪边看边在心里盘算着,这个时候的一刀纸是一百张,一两一刀的话,一张都十文钱,高贵啊。
    “能不能按张卖?”宋凌雪又是笑眯眯的问到,看着那小童很好说话的样子。
    小童听了宋凌雪的话,回头看了一眼柜台里打瞌睡的书店掌柜,也是一笑,说到:“你要多少张?”
    宋凌雪想了一下,伸出一只手,要五张,说完很是爽快的数了五十文钱给那小童,虽然她心底已经是泪流满面了,难怪以前历史书上有说洛阳纸贵的,何止是洛阳,应该是古代的纸都贵。
    小童接下钱后,数了五张桑纸小心翼翼的卷好,外面用了根麻绳系好,递给了宋凌雪。
    宋凌雪道了声谢,准备离开时,又听到了一声叹息,依旧是那个中年文人,他此刻已经转了方向,与宋凌雪面对面,看着她又叹了口气。
    宋凌雪只觉得莫名其妙,本不予理会,谁知那人竟然摇头晃脑开始作起诗来:“最是无知妇人心,焚鹤煮琴煞风景。”念完这两句,自顾自的用手指敲了敲书,连说了几个“好,好,信手偶得,妙句佳成!”
    随后又看了一眼宋凌雪,又叹气到:“可惜,可惜,圣人有云粗鄙妇人不懂文雅,果然没错,竟然买这么贵的纸,只为用来作践这许多读书人都求之不得的东西。可悲,可笑,简直是暴殄天物。”
    最后一句话的语气中带着略微的一丝鄙夷,看起来是觉得她一个乡下妇人什么都不懂,自己随口念了两句打油诗,还不忘夸自己几句,还多管闲事的讽刺她,说她不懂文雅把纸用在做鞋样子上是作践的,还暴殄天物!
    宋凌雪简直要气笑了,这人是谁啊,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做了两句打油诗,还真以为自己是文雅文士了?还圣人有云,那圣人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啊,我自己的钱我乐意,你管的着吗?”
    宋凌雪忍不住回了几句,本以为那中年大叔会气得跳脚,过来与她辩论,谁知道还没等到他的回应,自己脑海中的“叮咚”声,一声接着一声,这位大叔的气度也太小了吧,不到片刻功夫,宋凌雪整整多了五百怨念值。
    她简直就是惊喜交加,随即看了一眼满脸不可思议,一副没想到宋凌雪会反唇相讥,而且还出口成章的便秘脸。
    宋凌雪得意的一笑,没打算放过他,又继续说到:“怎么大叔竟无言以对了?你看样子也是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怎么还说不过我一个粗鄙妇人,难不成你实际上是个吃饱了的牛肚子?”
    一旁小童也是个助攻的好奇宝宝,疑惑问到:“什么意思?”
    “是个草包呗!”宋凌雪嗤笑一声说到,她话音刚落,那小童便也是没忍住笑了一声,那边柜台里打瞌睡的老者终于醒来了,显然是听到了宋凌雪最后这一句,先是一愣随即也是有些想笑又憋着的模样,老脸都憋的通红。
    那位中年文人更是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把手中的书一合,伸手指着宋凌雪,却是张口“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咳咳!”书店老板虽然错过了前面的事情,但还是大致猜出了一些,先是干咳几声化解了自身的尴尬,这才抬眼看着宋凌雪,然后也是好心提醒:“杨秀才是镇上学堂的教书先生,这位嫂子还是莫要与他产生口角。”
    意思就是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个秀才,你一个村妇最好别与他交恶,而且他还在学堂里教书,难道就不怕家中有读书的子弟因此被先生不喜?
    书店老板也是好心,宋凌雪自然明白,只是她也不是真的蛮横不讲理的,只是那个中年大叔咸吃萝卜淡操心,爱管闲事,她这也属于反击而已,是他自己不中用,说不过一个女人罢了。
    本来也没想着不依不饶,再者仔细想来,貌似三儿子石青所在的学堂就是镇上的唯一学堂,听说学堂就有一个先生,不会就是这个人吧?
    宋凌雪想到这里忍不住撇了撇嘴,为人师表的,光是学问好也不行,如果太过迂腐是个老酸菜头,教出来的学生眼界也会狭隘,到时候能成大器才怪呢!
    不成,还是赶紧想办法挣了钱,送老三去县城里的书院学习,要不然那孩子迟早学废了,难怪宋凌雪通过原主的记忆,就感觉三儿子姚石青性子有些沉闷,再这样下去迟早成个只知道死读书的书呆子。
    这边宋凌雪也没心情在这里多呆了,把纸卷到胳膊下,和书店老板点头告别后,就提起自己的小兜小包出了书店门。
    那边还在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杨秀才还不知道他已经被吐槽是个老酸菜头,而且还即将失去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他正想着如何引经据典,定要说那个无知村妇一个哑口无言,掩面而泣,谁知道一抬头,人家早已是人去店空了,书店里除了柜台上的老者,就剩他一人了,连刚刚那个跟着笑话他的羊角小童也不见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