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3.试探一下

作者:鱼面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们都辛苦了,娘这次也不小气了,给你们带了些好吃的。”宋凌雪一边笑着说,让姚石竹把背篓放到一旁干净的草丛中,一边翻来外面的那两层盖着的荷叶。
    把那两个荷叶展开放一旁,把卷饼拿出来摆好,又把馅饼拿出来,指着篓子里面的东西说到:“窝窝头和菜包子最能放久的,你们留着吃,这卷饼还是趁热吃。还有这馅饼,这里面包的是葱油猪肉渣子,不容易坏,放到阴凉透风处倒是可以放上几天,不过也别不舍得吃,万一没吃完坏了可咋弄,吃得时候尽量热一下。”
    “对了,还有六个鸡蛋,你们一人两个,家里不多了,下次买了再给你们煮。”
    她说话的时候也没注意看,一旁的兄弟二人早就惊呆了,这又是菜包子又卷饼又是馅饼的,竟然还有鸡蛋,最重要的是娘说起话来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温柔。
    “娘,你,你这是咋了?”姚石竹虽然早就好奇篓子里的东西了,如今又看到这么多好吃的,早就口水泛滥成河了,只是他总觉得这样的娘让人更加发怵了,笑得虽然很温柔,但是他却是不停的咽着口水,却不敢伸手去拿。
    姚石竹的打小就小聪明极多,脑子也转的快,所以才犹犹豫豫的想了一堆,但是姚石头却是不一样,他人憨直老实,从小就知道没娘的孩子可怜,后来有了后娘发现这个后娘虽然凶巴巴的但是对他比姚家的其他人好多了,于是打小就对杨梨花这个后娘百依百顺的,极其听话,长大后也是各种孝顺。
    所以这会儿见娘变得这么好,也只是高兴,憨憨的笑着。
    “废话真多,娘对你们好不行啊!”宋凌雪白了他一眼,拿起卷饼,往兄弟俩手里一人塞了一个,而且选择性的忽略了他们俩黑黑的手心,和满是污垢的指甲缝。
    管他呢,农村不是有句老话,“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这个时候还讲究个什么。宋凌雪也只能这样在心里安稳自己了,不然怎么办,这里的河床都干涸了,唯一有的也只是偶尔一两处的泥水涡子,那也洗不成啊。
    姚石竹听了这话才放下心来,心里美滋滋的,他还以为是上次他特意交代了娘,所以这次娘才对他们这么好的,算起来还是大哥和爹沾了他的光了。
    宋凌雪给兄弟二人一人一个卷饼和馅饼,又拿了水囊给他们,这才想起来原主的老公姚大壮,好像从她来到现在一直都没吭气,也没回头看她。
    要说宋凌雪心里不紧张那才叫怪呢,只是小叮当说过,要想完成任务,这个便宜老公也是起决定性作用的,想到这里她也只好压下心中的紧张,两手各拿了一个卷饼和水囊,走到了姚大壮的面前。
    记忆毕竟是记忆,真正面对这个便宜老公时,宋凌雪还是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一番。
    古铜色的皮肤略带着些被晒得发红的黝黑,五官端正相貌堂堂,国字脸、剑字眉,一双星目深邃如远山,高挺的鼻梁下薄薄的嘴唇紧抿着,还有些胡茬子,整个人看起来极具男人味。
    如此近距离的看了一眼,宋凌雪便是心里惊呼,天哪,这就是她喜欢的类型,就是她的菜。只可惜,是别人的老公,虽然那个别人现在是她,但是宋凌雪还是有轻微的失落。
    暗暗深吸一口气,宋凌雪笑着开口:“当家的,吃点东西吧。”
    姚大壮这才猛然回神儿一般,深邃的眼眸看了宋凌雪一眼,又看了看她虽然粗糙但是细长的手递过来的卷饼,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伸手接过去了。
    “当家的,我听老二说你前天掉坑里了?没事吧!”宋凌雪面上带着关心问到,心里却在打突突,记忆中姚大壮虽然沉默寡言,倒也没有这般冷漠吧,就好像她是陌生人一样。
    陌生人?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她是大前天磕破了脑袋,然后穿越过来的,难道……
    宋凌雪压下心中的不可思议,有些试探性的开口:“手机?飞机?无人机?”
    结果说完了也没见姚大壮有所反应,看来是对这几个现代化的名词不熟悉,那么就排除了他也是同为穿越人世的可能,只是他怎么变得有些怪怪的。
    倒是一旁的姚石竹听到话眼睛一亮,笑着凑过来:“娘,你说啥熟鸡生鸡的,咱家里杀鸡吃了?”
    “咳咳!”宋凌雪干咳两声,掩饰住尴尬,瞪了二儿子一眼,说到:“吃东西也堵不住你的嘴,一边儿呆着去。”
    “嘿嘿,好嘞!”姚石竹笑着说到,故作侧身翻滚的动作,滑稽的做了两个动作,逗得宋凌雪笑了一下又连忙收住了。
    姚石竹顺势跑到篓子前,趁着他娘没往这里看,拿出一个馅饼:“娘,我再尝尝菜包子啥样儿!”
    “二弟,你拿错了,那是肉馅饼!”姚石头老实的很,看到了也不替他二弟遮掩,而是直接说了出来。
    “还有五个馅饼,你们父子三个一人一个,你这会儿再吃了,随后可没了!”宋凌雪只觉得好笑,不过随后一想这老二儿子虽然已是两个孩子的爹了,但是算起来也不到十七岁,隔到现代时,也不过是个高二的学生,于是心也就软了下来:“过五天你们不是还休息么?娘到时候还来呢,还有别的好吃的呢!”
    “那另外两个给谁啊!”姚石竹也不敢不满,只是悻悻的问。
    “上河里的张里正在这里督工,给他送两个总归是好事,也让他能看顾着你们。”宋凌雪开口解释,又想起他说姚石竹的小组长被撤销了,于是又说到:“顺便再把你爹的小组长给要回来,当个小组长能多吃两个窝头不说,走的时候还能领八文钱,多好啊。”
    “就凭两个饼?”姚石竹有些不信,他娘那张嘴吵架倒是一个顶俩,但那都是建立在不讲理胡搅蛮缠的基础上,要是面对老奸巨猾的张里正,能得逞才怪。
    宋凌雪还能看不出他的想法,也不理会他,而是看了一眼默不作声嚼着卷饼的姚大壮,悄悄拉住姚石头走到一边,询问情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