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8. 寡妇门前是非多

作者:鱼面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月光明晃晃的照着那边的麦秆儿垛子,宋凌雪在不远处的阴影里,这里比较隐秘,她不发出声音,是不会被别人发现的。
    就在不远处的一个麦秆儿垛子那里,应该是经常有人掏着些麦秸杆儿回去烧火用的,被掏出来一个一丈见方的斜斜的洞,地上还乱七八糟的堆着些软软的麦秸秆儿,那场地躺上两个人是没问题的。
    其实那里此时也确实是躺了两个人的,宋凌雪静静的听着两人的谈话。
    “二壮,你个没良心的,多久了才来找奴家,莫不是出去一趟,被外面的野花儿迷住了!”那女人的声音似乎是压着嗓子故作嗲嗲的,让宋凌雪听得腻歪死了,偏偏有人吃这一套。
    只听那男声呼哧呼哧的喘了几口气,然后说到:“我滴心肝儿啊,二哥心里除了你,可是连颗芝麻也装不下了。”
    “那你家那个呢?”
    “那个黄脸婆人丑不说,还天天凶巴巴的,哪里有我的红儿妹妹可人儿!”
    呵呵,男人!宋凌雪一边听着一边心里冷哼一声,原来还是个有家室的,半夜跑出来与情人儿野外苟合,还说着结发妻子的坏话。
    等等……宋凌雪越想越觉得不对,这俩人的声音怎么有些耳熟,还有他们俩的这名字,一个叫二壮,一个叫红儿!
    快速的搜索原主的记忆,然后排查一下,好嘛竟然还真是熟人,这男人可不就是原主的小叔子,原主老公姚大壮的亲弟弟姚二壮,至于这个女的,就是村里唯一的一家卖猪肉的朱寡妇。
    她家的死鬼老公是个屠夫,三年前因病去世了,留下了朱寡妇和年仅十二岁的儿子姚小六,姚小六虽然年纪小担心自懂事起就跟着他爹学宰猪,后来他爹死后又去拜了镇上的张屠户为师,这三年也算是彻底学成了,如今十五岁的年纪,就在村子里当起了杀猪的屠夫,人也憨厚老实,就是他娘朱寡妇很是小气抠搜,经常缺斤少两的,上个月原主还因为买肉缺了一两和她吵了一架。
    所以宋凌雪很轻易的就认出来她的声音了,只是她简直要惊掉下巴了,不知道为啥这两人能勾搭到一起,干出这般丢人现眼的事来,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这下不止是门前了,都跑到村后这片麦场上了。
    这姚二壮算起来还要比朱寡妇小上一岁的,而且因为姚老娘和姚老爹偏心,姚二壮家里也算有些薄产,又加上这几年跟着别人学了一下,四处跑着做了货郎,也是家里能过的很可以。只是姚二壮的婆娘,也就是原主的弟妹张氏的长相不是很好,身材和五大娘差不多,面容却磕碜多了,性子还很霸道泼辣,难怪姚二壮会出轨。
    只是没想到他会找了朱寡妇,要说这朱寡妇其实如今也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长相也算是中人之姿,没说多好看,但是胜在人家皮肤白,老话常说一百遮百丑,看来是没错的,这肤色也为朱寡妇加分不少的。
    让宋凌雪吃惊的只是因为这朱寡妇自从三年前守寡后,就一直表现的很忠贞不渝恪守妇道,有村里的赖皮男人扒墙头调戏她,都是被她骂得灰头土脸的,所以村里人虽然觉得她人很泼辣小气,倒也是敬重她的。
    管他们偷情野战的,与她何干!宋凌雪小心的避过那边,饶了几个麦秆儿垛子,走到了靠着山脚的小路上,却是又怕再遇到别的不该遇到的,脚下小碎步走的极快,第一次她感激原主这副小身板,行动极其敏捷,小碎步移动起来都快赶上滑板了。
    夜里的山村极其的安静,出来远远的听到几声狗叫,剩下的就只有宋凌雪快速走着的脚步声和山间虫子的叫声了。
    东山坳并不太远,不大会儿功夫就到了。
    虽然旱了半年了,但由于这里有个水潭子,所以周围的水草还算茂密,那水谭子刚好在这小鱼山的山脚下一块凸起的大石头下面有泉眼,又被天然形成的一大块漏斗形的山坳聚集起来,形成个不到两丈宽窄的椭圆形潭子。
    四周被一些树枝勾着和一些杂草芦苇围了起来,形成了很隐秘的空间,而且上面又有一半被山根洞外的大石头和垂枝遮着,看起来有些神秘和阴森森的,难怪人人都不敢往这里来。
    宋凌雪其实也是有点心里突突的,但是想到她那被头油污垢弄到打结的头发,灰呼呼看不清具体肤色的身上,和酸臭如一条咸鱼的身上,顿时什么都不想了。
    上前一步扒拉来杂乱的水草和芦苇,宋凌雪便看到了在月光下银光闪闪的一处水潭子,伸手撩了一把水,可能是白日里气温太高,暴晒的原因,水还有些温温的,很舒服。
    宋凌雪欢呼一下,又四下观察了一下,发现靠近里面的地方正好有一处还算平整的大石头,她就脱掉鞋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水边的小石头过去了。
    又抬头看了看,确定了四周无人后,宋凌雪再也忍不住了,快速的脱了衣服,跳进了水谭子中。
    月光明亮使得她可以清楚地看到水潭子的一边浅而且还在连着一块大石头,正好人站进去,水到了肚子这里,而另一边却是黑黝黝的,一看就很深。
    宋凌雪很是高兴的哼着小曲,先把之前的脏衣服用木盆舀了水,打了点皂角胰子泡上。
    这才打散了头发,仔细洗了三四遍,浪费了半块皂角胰子后,这才冲洗干净,拧干了水用手巾包起来,用她唯一的一支木簪子固定在了头顶上。
    然后开始洗身上,可惜没有澡巾和沐浴露,宋凌雪费了好大半天的功夫,把最后半块皂角胰子用的只剩下一个角后,用丝瓜瓤搓的身上火辣辣的这才作罢,仔细冲洗干净,这才用另一块手巾擦了擦身上,换上了干净的衣物。
    最后利索的把盆里的衣服洗干净了,这才神清气爽的端着盆,慢悠悠地回家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