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6.石兰记忆中的娘

作者:鱼面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石兰在一旁看着,发现娘不仅是变好了,办事的方法也是迂回了不少,隔以前都是骂骂咧咧强行让二嫂办事的,结果适得其反,这次这招真是用的漂亮。
    石兰在心里默默为自家娘点了许多赞,宋凌雪却是不知道的,因为她刚刚说完话后突然就心中一亮,有了一个点子。
    只不过这会儿只是个想法,具体的还得慢慢细致的研究一下。
    石兰手上没停,针线上下翻飞,嘴上却是说到:
    “对了娘,明天是不是该去渠道上了,前几天你不是给我点粗布让我做被里儿,我想着家里现在也不宽裕就没用,拿来裁剪了给爹和两个哥哥做了短汗衫,他们在挖渠道肯定很脏,又没法子洗澡,走之前拿那两件衣服还指不定成啥样子了。”
    要么咋说闺女娃儿贴心呢,瞅瞅,竟是比原主强上许多的,宋凌雪突然觉得原主这个当娘的和当人家媳妇的,天天都把心思用在和被人吵架斗嘴上了,家里人的许多事情都没考虑到。
    哎!心里叹口气,宋凌雪突然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一步一步来吧。
    “好闺女!娘之前真是想岔了,啥事都没有咱一家人和和美美健健康康的重要,你爹和哥哥们去渠道上那么辛苦,娘上次去还给他们拿的是咸菜疙瘩和硬窝窝头,娘真是个傻的!”宋凌雪知道自己突然作出来改变,总要有个由头,不然家里人会十分怀疑,村里人知道了也会有人说她是磕烂了头脑子也磕坏了。
    所以这样给大闺女一说,旁边还有个嘴碎好八卦的二儿媳妇,说不定没过几天村里人都知道她变得比以前好了。
    “娘!”继之前得知娘的一些变化后,石兰再次被惊到了,好一会儿功夫才回过神儿来,很是欣慰的说:“娘这样,让我想起来小时候了,那时的娘就是这样温柔。”
    话音刚落,一旁的何氏撇了撇嘴,心想婆婆啥时候温柔过,那张嘴真是人怕狗怕的,吵起来不气死人都得念声“阿尼陀佛”了!
    宋凌雪自然是没顾上何氏,她在听了石兰的话后也是一惊呆,因为脑海中传来“叮咚”一声,系统提示:恭喜主人触发惊喜副本:石兰记忆中的娘。任务完成可得两颗星。
    “什么两颗星这么豪横?”宋凌雪在心中惊喜的问到,小叮当得意的笑声传来,这才开口解释:“石兰是主线人物之一,自然奖励也多,主人加油哦,奥利给!”
    宋凌雪根据记忆,得知了在石兰还小的时候,那时候家里没那么多张口吃饭的,孩子们还小花钱的地方也还少,家里条件还不错,原主那时候也没有那么泼辣抠搜,对两个女儿很是疼爱,石萸那时候还小不太记得了,但是石兰已经有五岁了,对此还有印象。
    只是后来随着时间的变迁,原主因为各种原因变得越来越蛮横泼辣,更多的时候不是与东家吵就是与西家吵,反正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和村里的许多人都吵过架,对家里人也是越来越抠搜了。
    “娘?”石兰见她娘在听完话之后突然发起呆了,于是忙叫了一声。
    “哎!”宋凌雪回了一声,然后回过神儿,笑了一下说到:“我也想起来你小时候了,有一次你二哥调皮,用野草编了一条长虫吓你,你被吓得哇哇大哭,晚上还做了噩梦,接连好几日都有些魂不守舍,娘为此还惩罚了你二哥,后来还是你求了情才放过他的,娘知道娘的小豆芽儿自小就是个温和心善的。”
    “娘~”听到娘说的这些话,又叫起了她小时候的小名儿,石兰眼睛一红,放下手中的针线,下了炕扑到宋凌雪的怀里。
    虽然娘身上许久没洗澡有些酸臭的味道,与记忆中总是一股子干净的皂角子香味不一样,但是石兰还是觉得很安心,真好,记忆中那个温柔可亲的娘又回来了!
    “……”何氏看着面前母慈女孝的感人场面,很是尴尬,她是不是继续保持微笑,当作一个透明人啊。
    刘氏回来时,宋凌雪才从大闺女的屋里出来了,去了灶房里看刘氏买回来的东西,两斤油梭子肉,两斤瘦肉,还有几根骨头。
    油梭子肉就是猪板油,可以用来耗油梭子,耗来的油用来炒菜,剩下的猪油渣用来做浇头,下一碗又长又劲道的宽面,烫上几棵小青菜,那滋味别提多好了。
    “娘,今日去了刚好是新鲜的肉,姚小六清晨刚替隔壁村杀的猪,人家办喜事用了一半,剩下的就卖给了姚小六,今日过去村里好多人在割肉,他娘朱寡妇不在,所以没缺斤少两的,见咱买的多,还搭了三根猪骨头。”刘氏自然是不知道宋凌雪的想法的,她只是尽职尽责的讲了一下买肉的经过。
    “嗯,小六那孩子还算实在。”宋凌雪点了点头,又说:“这都快到晌午了,孩子们也快该回来了,你做饭吧,面擀厚点儿有劲道,也多擀点儿别不够吃了。”
    “哎,娘你放心!”刘氏似乎也是有点儿习惯她婆婆的改变了,很是高兴跟过年似得,挽起袖子系上围裙就开始忙碌了。
    可能是早上吃的饱也开心,当村里各处都升起袅袅炊烟时,姚石萸蹦蹦跳跳的背着满满一篓子绿油油的猪草回来了,身后的两个小侄儿侄女儿也是背着的篓子里满满的。
    “哎呦,你们这是去哪里割草去了,这大天老旱的,哪里有这么油亮新鲜的猪草。”宋凌雪有些不可思议的问到。
    “娘,我们去东山坳了。”姚石萸指挥着大宝和大丫,三人把猪草倒了一篓子给猪吃,剩下的则是放到了棚子底下的阴凉儿处,防止被太阳嗮蔫儿了,留着傍晚给猪吃一篓子,晚上临睡前再再给猪倒一篓子。
    宋凌雪一听便是想起那东山坳就是她晚上要去洗澡的地方,想起来那附近的猪草确实是因为有水所以新鲜肥美,但是因为死过人村里人都怕被那里的毒物所咬丧了命,都不敢过去,这几个孩子还真是胆子大。
    “那里多危险,下次不要再去了啊!”宋凌雪虽然觉得那里没人,但是那水坳不浅,孩子们太小万一一时不注意掉进去溺水了怎么办。
    交代完后见三个孩子都是不在意的点点头,明显是没放在心上,她为了让他们长记性,只好虎着一张脸,吓唬他们说到:“谁要是再去,就把他卖了。”
    这话才算是起到了作用,两个小萝卜丁吓得连忙点头说“奶,我们不去了。”
    就是石萸也被吓了一跳,随后看了一眼娘的脸色严肃不像是吓人的,于是忙也乖乖的点了点头。
    宋凌雪那叫一个郁闷啊,好话说着就不行,非要她恶声恶气的不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