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7.当个好人容易么!

作者:鱼面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宋凌雪简直无语了,她就算需要继续扮演恶婆婆,也不代表她不能对家里的可怜孩子们抱有同情吧。
    所以同情之下,她作为老娘和奶奶,对家里的孩子们表达一下关心,让他们早饭多吃个鸡蛋而已,这个大儿媳妇至于这么不可思议么?
    “……”你才梦魇了,你全家都梦魇了!哎不对,那不还说得是自己么?宋凌雪气的心里吐槽了半天,发现她更加无语了,只好又开口:“你怎么废话这么多,叫你做个早饭啰里啰嗦的,我哪里像梦魇了,我早就睡醒了。”
    “那,那你的头好点没?”刘氏又是习惯性的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问。
    “没事了,死不了,你快去做饭吧,你是想饿死你婆婆好继承我的管理之权,当家做主啊!”宋凌雪冷哼一声说到。
    “没,没有,媳妇不敢!”刘氏吓得后退一步,赶紧转身离开,人到门口了,话才飘过来:“娘你再睡会儿,饭好了我叫你!”
    刘氏走后,宋凌雪这才长长叹了口气,哭笑不得的摇摇头。
    很是嫌弃的用手指头捏起薄薄又脏旧的被子的一角,掀开了被子,慢慢的下了床。
    经过两天一夜的休息,她的头也不疼了,喉咙也好了,就是身体还稍微有些乏力,协调性不是那么好。
    宋凌雪手扶着炕沿子,慢慢的走动起来,想锻炼一下尽快使自己的身体变得灵活起来。
    在古代又没有手表,人们都是通过太阳移动的方位判断时辰的,如果是阴天的话,那就全凭感觉了。
    宋凌雪也不知道她活动了多久,天色大亮起来,透过灰黄的窗纱透进来的阳光直直的照在了炕上,她估摸着应该是早上七点左右,在古代应该是辰时。
    初夏的天气已经有些热了,再加上几个月没洗澡,宋凌雪这会儿已是臭汗漓漓,她都不敢用力呼吸,只觉得浑身黏糊又酸臭,让她几欲昏厥过去。
    正是初夏时节,本该是阴雨连绵不断的雨季,却因为接连几个月的大旱,让人们苦不堪言。天上就好像多了几个日头一样,明晃晃的热辣辣的,晒得大地都快要干枯了。
    宋凌雪慢悠悠的走出了门,看了看虽然面积很大但是有些荒凉的院子里,半人高的土坷垃墙因为天旱连棵杂草也木得,西边墙角那里用荆棘围起来的几垄菜地上,也是干黄巴巴的长着一些菜秧子。
    菜地旁边就是一个木桩子围起来的猪圈,里面有一头黑花的大白猪,正哼哧哼哧的嗷嗷着,应该是饿了,宋凌雪本能的就想张口吆喝着让老大家的一对儿女去割猪草,幸好她拼命忍住了。
    心中汗颜,宋凌雪叹口气,这原主残留的习惯性动作还真不少,要不要小叮当很确定的告诉她原主的灵魂早就离开了身体,她都怀疑原主是不是还残留了一丝意识。
    宋凌雪在门口伸了下懒腰,活动了躺的有些僵硬的脖子和全身关节,刚一抬头就看到隔壁房门口探头探脑的两个小萝卜头。
    这是原主大儿子家的两个孩子,也就是原主的大孙子姚元宝和大孙女姚宝铃,姚元宝今年五岁了,姚宝铃今年四岁了。
    平时原主总是“瓜娃子”“小崽子”的叫着,宋凌雪实在觉得原主的叫法不妥,虽然她记忆中这村里的许多人都不叫孩子们的名字,要么随意起个“狗蛋儿”“钢蛋儿”“虎妞”“小丫”之类的小名,要么就是“瓜蛋子”“瓜娃子”的叫着。
    宋凌雪虽然有着空间的制约不能太脱离原主的性格设定,为了完成任务也得继续扮演恶婆婆,但是她也没准备什么都照搬。反正空间的系统升级需要的是人的怨念值,她作为知识分子骂人也可以不带脏字,气人也可以不用太泼妇吧。
    而且收集的怨念都是外面人的,自家人也还是可以适当的对好点的,毕竟宋凌雪是个善良的人,看不惯自家人吃苦,虽然姚家这些也不算宋凌雪真正意义上的亲人,不过既然占了原主的身体,成为了姚家人,也不能完全把他们置之度外吧。
    再看看那两个小萝卜头,瘦瘦小小的身体,面黄肌瘦的样子,真是叫人心疼,要不是有原主的记忆,宋凌雪根本看不出来这俩孩子有四五岁了,看起来就像三岁多一样。
    “乖孙儿,过来!”宋凌雪尽量做出来一副奶奶般的慈祥和蔼的笑容,对着门口的那两个孩子说。
    谁知两个孩子竟然吓得后退一步,又往里头缩了一缩。
    “……”宋凌雪的笑容僵了一下,回忆起往日原主的形象,无力的摇了摇头。
    宋凌雪想了一下又转身回到屋里,从腰间卸下那串钥匙,开了立柜上的大锁,从里面抓出来一把炒熟了的花生来,只不过这花生明显是炒的时候不舍得往锅里抹油,有些看起来还是生的,有的却是焦黑了一半。
    “乖孙儿,来奶这里,奶给你们吃花生!”宋凌雪觉得她就像是个拐卖儿童的坏阿姨一样,用花生骗孩子前来。
    毕竟还是小孩子,对好吃的没啥抗拒力,虽然碍于平时奶奶的淫威还是有些害怕,但是对着让他们垂涎三尺的炒花生,姚元宝和姚宝铃兄妹俩还是被吸引了,小心翼翼的朝宋凌雪走去。
    “娘!”就在两个孩子马上就要到宋凌雪跟前时,突然响起一声惊叫,宋凌雪吓了一跳,手里的花生掉了一地,两个孩子也是一愣,一看到灶房门口的自家娘,赶紧一路小跑,一阵风似得跑到了刘氏的身后,躲了起来。
    “……”宋凌雪一脸茫然,看着灶房门口的大儿媳刘氏,奇怪的问:“你干啥?”
    “娘你起来了?”刘氏的声音有些颤抖,嗓门却不小。
    “是啊,起来了,你声音干啥恁大,我才三十而已,耳朵又不聋,你那么大声差点儿吓死我知道不!”宋凌雪没好气的说,看着地上掉了一地的花生有些牙疼。
    “娘,我,我错了,你不要卖大宝和大丫,我以后会干更多的活,孩他爹也是。”刘氏突然朝宋凌雪跪下,声音哽咽着说。
    大宝和大丫就是姚元宝和姚宝铃的小名,家里除了原主,基本上都是这样喊的。
    “不是……我啥时候说要卖孩子了。”宋凌雪被整得一脸懵逼,也不管地上的花生了,愕然的说,说完瞪了一眼刘氏:“说归说跪地上干啥,赶紧起来,像啥样子!”
    “村东头麦芽的娘说前几日她婆婆就是拿了糖疙瘩,哄着麦芽去了镇上,就再也没回来,说是卖给李员外家当丫鬟去了。”刘氏吓得缩了缩脖子,却是说话利索也不颤抖了,在儿女的事上,刘氏头一次面对着婆婆毫不软弱。
    “嘿,我说老大媳妇,我当奶奶的给孙子孙女花生吃,哪里就是要哄骗他们去卖了,你当我是人贩子啊!”宋凌雪这下子气笑了,心中叹了口气,当个好人她容易吗!
    弯腰把地上的花生捡了起来,朝着刘氏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