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三_第五十一章 往事依稀如晨梦章节 - 笔趣看
笔趣看 > 玄幻奇幻 > 天下三 > 第五十一章 往事依稀如晨梦

第五十一章 往事依稀如晨梦(1 / 1)

大荒演武堂,段天琪在拱桥前竟遇到了神秘剑客慕英雄,他依然是之前的装扮。段天琪把在潇隐村山门处捡到的指环交给了他,连带着还有黑蝴蝶让他转述的话。神秘剑客听完后嘴角微微翘起,“你说,有个叫黑蝴蝶的少女一口认定我就是慕英雄?而且,还因为见过慕英雄一次,就想拜入剑圣门下,做女侠?呵,真是个有趣的女孩子……”

说完他自嘲一笑继续说道:“不过一路行来,见到多少江湖儿女对拯救定勇将军的大侠慕英雄心怀倾慕,但她们爱的,不过也只是笼罩在大侠光环下的一个影子,连那影子真实的表情也没见过……唯有一人,对了,段天琪,你能到演武堂西北方的竹林四周看看吗,若见到一位叫苏琉的少女,请代我向她打个招呼,问一声好。”

段天琪答应后去到了演武堂西北方,果然看到了一名少女,她如月的凤眉,一双美眸含情脉脉,挺秀的琼鼻,香腮微晕,吐气如兰的樱唇,鹅蛋脸颊甚是美艳,吹弹可破的肌肤如霜如雪,只是这少女此时穿着一身红色的旗袍,头戴凤冠,胸前系着一朵大红花,俨然一副新娘子的装扮。段天琪不敢确定地打了声招呼,这才知道少女确实是苏琉,段天琪又代神秘剑客问了声好。

少女苏琉黛眉微微上扬,“一个神秘戴斗笠剑客让你来向我问好?不对,我要等的人不是神秘剑客呀,虽然他一袭黑衣,但英姿飒爽,怎么都不可能是神秘鬼祟之人……”随后少女轻耸琼鼻,“我现在好难过,我要出嫁了,可我新郎不是他……你能否在这竹林里,为我摘一朵石楠花呢?这种花儿很难找,但当年,他把这珍稀的花儿送到了我面前……”

这种花段天琪记得自己曾见过,凭着印象段天琪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了一朵,少女拿着段天琪摘的石楠花道:“嗯,这是一个夜晚他送给我的,那一夜,他陪我在竹林里看了一整晚的星星,直到黎明的时候,他才告诉我,那一夜是牛郎织女相逢的七夕……其实他未曾对我言爱。我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能猜到,他一直隐瞒着身份,大概是砺剑门剑圣弟子中的一位吧。想起来,我们就是在这竹林里认识的,那时候他抓了一只鸟儿,我见那小鸟可怜,就哭着求他放生……他心地很善良,马上答应了我……嗯,这个竹片里有拓印的画面,你拿着它走到竹林中去吧,在那里,可以看到最初的我们……”

段天琪接过竹片走到了竹林深处,随着真气运转,一段黑白画面浮现出来:黑衣少年放生了手中的飞鸟,苏琉欢快的声音响起,“看,小鸟儿飞起来了!”

黑衣少年挥手道:“我们向它告别吧!再见了……”在少年少女的挥手注视下,小鸟越飞越远……

随后段天琪只觉眼前又恢复了原本的色彩,咦,前面的女子不是红伶吗?两人闲叙了一番,期间段天琪向红伶说明了来这的原由。

红伶听闻后点头道:“你说苏琉姑娘啊,是啊,她以前经常瞒着她爹娘,偷偷来竹林里看星星!苏琉姑娘也算是演武堂这一代最水灵的女娃子吧,她那个神秘的情郎也长得英俊帅气!我常见他俩偷偷私会,郎情妾意,也是一对神仙眷侣!不过那姑娘可怜,她父母贪图嫁妆把她嫁给我家少主南宫拓做妾,她在成亲的那日,就悬梁自尽了……说起来,今天也是她的忌日……”

段天琪瞠目结舌道:“我刚刚才和苏琉交谈过,她还穿着红嫁衣呢!”

红伶震惊道:“什么,你说看到了穿红嫁衣的苏琉?天哪,一定是这女娃子心里怨恨不止,怨灵不肯安息啊……这是一些纸钱,你拿去给苏琉的鬼魂……求她千万别打搅我们演武堂的普通仆役啊。”

段天琪听完后倒是很快平静了下来,虽然苏琉的鬼魂出现了,但刚才看她一举一动间似乎并没有怨恨,更多的是对意中人的思念,段天琪决定回去问问苏琉,看她是否还有什么心愿。

苏琉听完段天琪的话后喃喃道:“哦……原来我已经是个死人……我记起来了,去年的今日,我便穿着嫁衣站在这里等他,我知道,他就身在这悬崖之上的剑圣居,可直到南宫家的花轿把我绑走,他也没在出现……可我不恨他,我知道他是做大事的人,我这般乡野女子配不上他的,何况他对我本无誓言……”

段天琪听完心里很不是滋味,多么善良的姑娘啊,最后却是如此下场,又是一名因南宫拓而死的女子,哎!

苏琉继续诉说着:“在拜堂前夕自尽,也只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乐意去做南宫拓的玩偶,宁可带着与他的回忆,干干净净地死去……既然你见到了那神秘剑客,便把这朵石楠花交给剑客吧,让那位剑客转告我的恋人,就说,苏琉从未恨过他,苏琉祝他幸福……”

段天琪接过苏琉手中的石楠花,他只觉这小小的花朵分量极重,压得他都有些喘不过去来,苏琉转身慢慢向着竹林深处走去,仔细分辨依稀能听到苏琉温柔的低语,“我爱过,恨过,努力过,也付出过,没什么好遗憾的……”伴随着低语,苏琉的身影越走越远,香魂远逝……

段天琪拿着沉重的石楠花找到了神秘剑客,然后把苏琉的事情告诉了他。“苏琉已经死了?!”一时间,神秘剑客似乎有些失神……

失神过后神秘剑客道:“也罢,决心修炼邪剑十三的人,当忘恩负义,丢下了心中的牵挂,对我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听闻这话,段天琪十指紧握,他很是愤怒,神秘剑客慕英雄此人怎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一位仰慕他的花季少女因他而死,他却无动于衷,别说是为她报仇了,他连多过问一句的话都没有,他为何能如此自私与冷漠?!

段天琪实在不愿再与此人呆在一起,他转身离去,心中默念:苏琉啊,慕英雄枉费你的一片心意,他配不上你!你不知道真相也罢,你就做那个干净,纯粹的苏琉吧。

段天琪离开后便准备前往剑圣居,他走到山崖下时看见一白衣背剑的男子,此人应该就是蒙泊翼提到的文轩华了。段天琪客气地向男子打了招呼,他却是鼻子一哼,“你就是蒙泊翼找来的有缘人?”

段天琪点头称是,不知文轩华为何如此大的敌意,他打量着段天琪道:“看起来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么?哼,我就知道蒙泊翼那小子没什么眼光。不过既然剑圣答应了,我也不得不送你上去。哼,见到剑圣他老人家,你可要懂礼数,不要乱说乱动。”

还没等段天琪回答,段天琪只觉脚下莫名升起一股浮劲,在浮劲的影响下,段天琪不自觉地往前迈开步子,一步蹬在山崖上竟如履平地,随后段天琪沿“之”字形路线在山崖上跑动,每到一块凸起的岩块上后,可以借力再次飞檐走壁,盏茶功夫后段天琪已站在山崖之上,段天琪暗自称奇。

剑圣居的风景和之前别无二致,段天琪向侍女通报后拜见了剑圣。剑圣微笑道:“段天琪,老夫恭候你多时了。”段天琪恭敬行礼。

“段天琪,老夫一直觉得,一个武艺高强的江湖人并不难练就,但是,一颗不畏强暴坚持侠义的心,则是很难保持……虽然你现在根基尚浅,但拥有一颗正义的心,相信来日习得元魂幻化精髓,成就定然不可限量。老夫这就先赠你一颗水生系元魂珠,你带着它修行,慢慢参悟元魂幻化之术吧。”

“多谢剑圣!”

剑圣抚须笑道:“好,哈哈!元魂珠在随从文沐素手里,你出门后,找她领取就是。”

文沐素此时正站在清湖中,段天琪走过去时,她正弯腰将手伸入湖中,文沐素解释道:“嗯,我已经按剑圣吩咐,从湖中生灵怪身上提取了水生系元魂珠!”

随着文沐素的动作,渐渐能看到一团闪着绿光的珠子出现在文沐素手中,文沐素小心地从湖中托出元魂珠,口中道:“这是水生系元魂珠,乃湖中百年灵气集结所成,请保存好。”

段天琪抱拳道:“多谢文姑娘。”

这时,异变陡生,只见一名身着白色衣裙的绝美女子凭空出现在文沐素旁,她一手抢过那团绿光,一掌击向文沐素,文沐素受伤后撤两步,女子轻点湖面,凌空跃起,几个起跳后已不见踪迹,只在空气中留下勾人心魄的香味。

段天琪一声惊呼,“啊,这是,那只残害少女的狐妖!”

文沐素焦急道:“水生系元魂珠被抢走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元魂珠,可不能落到那魅惑狐妖手里啊!”

(活动时间:6月25日到6月27日)


最新小说: 我的宿主路子有点野 失业后她成了一代影后 空有一副美貌 天月吟 我的宫斗技巧是装怂 半江瑟瑟半江红 从未实现的梦 掌权者 我的金手指是角色扮演 我是魔王我好慌